第1982节 一双皮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不用桑德斯提醒,当通道被打开的那一刹那,逸散出来的残余情绪,已经开始冲击安格尔的感知。

若是平时,安格尔直接屏蔽这些情绪即可。但如今,他需要去解读这些情绪,就必须继续用感知去探查这些繁乱的信息。

安格尔眉头紧皱,纷扰的情绪让他很不舒服。

而且,让他烦闷的还有一点,这些纷扰的情绪几乎没有什么实质的意思。很多只是感慨,譬如激动、兴奋、畏怯、恐惧……这些单一且破碎的情绪,安格尔根本无法解读背后的意思。

哪怕有一些可以解读的情绪,表达的也不是连续的、有逻辑关系的意思。

譬如聚集、分散、排成面、往高、向下……等等,从这些琐碎的信息中,安格尔无法提取到多么有效的线索,唯一知道的是,这些情绪大部分应该是五彩蜻蜓或者七彩蜻蜓表达出来的。

因为安格尔曾经近距离的接触过七彩蜻蜓,当初他陷落位面夹道,也是它们托着安格尔离开虚空的。

有过那一段经历,所以安格尔太清楚了,七彩蜻蜓会让五彩蜻蜓的群体排成面,排成人字……至于七彩蜻蜓为何这么做,据安格尔的观察,应该没有太特殊的意义,估计只是一种训练方式,又或者单纯只是好玩。

所以,当感知到的情绪全是类似的信息时,安格尔是真的很心累。

最为重要的是,这些信息还都是残破的,或许是几天前、几个星期前,有七彩蜻蜓路过这条通道,留下的残余情绪。安格尔劳心费神的将这些破碎的情绪解读出来,结果是“排成一字”、“排成人字”,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通道里没有现成的魇界生物,安格尔能解读的也只有残余情绪。

好在,安格尔在解读过程中,也不是完全毫无收获。

他还是解析出一些有用的情绪,并且提取了其中的关键信息:大臣、降临、修复……

这其实是一整个连续情绪中的几个关键词,安格尔估计,这个情绪表达者应该不是七彩蜻蜓这种低智生物,或许是如青蛙咏叹者、狐狸持琴者一类的高智商魔物。

看上去是一个连贯的情绪表达,不过时间过得太久,已经完全无法复原。

能提取这几个关键词,已经费尽了安格尔的心思。

其实这一个连贯情绪中,安格尔还读取了一些信息,不过都是不知所云的内容。他看得懂的,也就这三个词汇——

大臣、降临、修复。

安格尔光是看着“大臣”这个称谓,他就升起一些不好的念头。能被称为大臣的,实力绝非小可。

要知道,之前无论魇界生物如何兴风作浪,可没有任何一个大臣出现。

安格尔倒是遇到过一个和大臣相关的,便是不眠城的那只斑点狗,是一位大臣的宠物。如无意外,那只斑点狗本身就是一个神秘之物的活体版。

宠物都是神秘之物,安格尔无法想象大臣本身是多么的强大。

安格尔打了一个寒颤,不敢深思。索性将这些信息先放在一边,继续去解读其他涌出来的情绪碎片。

然而,接下来的参与情绪都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线索。

就在安格尔被这纷乱且模糊的情绪所笼罩的时候,一道明显比较清晰的情绪,被安格尔捕捉到了。

当安格尔解读出这道情绪的内涵时,突然愣住了。

“莎娃……阁下。”

莎娃在某种程度上,既代表了安格尔,也代表了魇界中的未知生命。所以,当安格尔感知到这个情绪时,他是真的吓了一跳。

难道,莎娃也来这个遗迹了?

可是回过头一想,安格尔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传奇级别的异界生命,进入巫师界都会引起一阵波澜,莎娃这一层级的生命,真的能如此顺利的降临到巫师界吗?

而且最为奇怪的是,为何这个情绪比其他的情绪要清晰,就像是刚刚逸散出来的一般……

刚刚?安格尔心脏咯噔一跳,想到了什么,猛地睁开眼。

他此时依旧站在星池上,不过,遗迹的通道已经关闭,对面桑德斯眉头紧蹙,手上还弥散着光雾,显然关闭遗迹通道的正是桑德斯。

安格尔低下头,看向星光荡漾的水面。他已经很熟悉了,稍微凝神了片刻,就看到了水面之后的遗迹情况。

依旧是一条深幽、不知终点的通道,和之前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导师,发生什么状况了吗?”安格尔抬头问道。

桑德斯眼神微眯,深深的看了眼水面之下的漆黑通道,才转头对安格尔说:“等下再说,先去观察亭。”

当他们回到观察亭后,桑德斯在沉思一会儿后,才道:“你刚才感知到什么异常了吗?”

“涌出来的残余情绪,都很混乱与模糊。但在最后时刻,我感知到了一道非常清晰的情绪,仿佛就像是刚刚才逸散出来的。”安格尔:“他在称呼莎娃的名讳。”

安格尔说完后,问道:“难道,刚才有什么魇界生物出来?”

安格尔之所以如此推测,却是因为桑德斯的反常,还有那简直如在耳畔低语的信息。仿佛,就有一个生物,在他的对面向他呼唤。

桑德斯沉默片刻,点点头:“应该是有魇界生物,不过,我没有看到他长什么样。”

“我只看到一双鞋。”

在那条通道目及的尽头,光暗最后交际之地,桑德斯看到了一双鞋出现在那里。

那是一双看上去极为朴素的皮鞋。

而皮鞋的上方,恰好是光暗分际时的暗处,所以什么也看不清楚。

桑德斯在看到那双皮鞋的瞬间,心中立刻升起了一种危险的预兆,他毫不犹豫的关掉了遗迹的大门。

甚至,桑德斯都准备拉着安格尔跑路了。

不过,对方似乎并没有准备出来,只是站在光暗交际处片刻,便慢慢的退回了黑暗中。于此同时,安格尔恰好从解读情绪中苏醒。

桑德斯将看到的信息说了出来:“如无意外,你刚才感知到的情绪,估计就是出自这个魇界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