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周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好吧!我可以让你见严朗航。”北七爷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不过,只能给你十分钟。”

“带路。”洛千帆没有废话,缓缓起身,对北七爷说道。

北七爷有些无奈,带着疤子和洛千帆等人走出娱乐城,上了一辆越野车,缓缓地向前方驶去……

十几分钟后,越野车便停到了仓库门口。北七爷和洛千帆等人下了车,大步向门口走去。

“咔嚓”一声,北七爷打开了仓库的大门,只见昏暗的仓库里,严朗航被绑在椅子上。

此时,他的身上已经沾满了灰尘,脸上多了几处淤青,看样子没少吃苦。

严朗航的双目紧闭,发现有人来了,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严朗航,你的好朋友来了。”北七爷看着面色苍白的严朗航,语气中多了几分冷意。

“嗯?”听到北七爷的话,严朗航微微抬眸,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洛千帆。眼中露出一抹疑惑之色,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洛千帆看到这一幕,心中忍不住暗自思忖:此人和照片上的人是同一个人,可以确定他就是严郎航。

之前,老首长知道洛千帆没有见过严郎航,因此,把严郎航的具体资料都传给了洛千帆。

洛千帆扫了一眼周围,忍不住微微皱眉,眼中露出一抹不满之色。转身对北七爷说道:“你就这么对待我的朋友?”

北七爷闻言,笑了笑说道:“洛千帆,虽然他是你的朋友,但是他也是警方的线人。”

“警方的线人?”洛千帆的眉毛一挑,问道。随后,转身走到严朗航的面前,蹲下身体。开口问道:“你是警方的线人吗?”

看着洛千帆漆黑的眸子,严朗航莫名其妙的多了一股信任感。片刻后,他微微皱眉,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警方的线人。”

“不是,那就好。”洛千帆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薄唇微张,说道:“放心,有我在,没人敢冤枉你。”说着,他微微侧头,看向身后的北七爷。

听到洛千帆的话,严朗航对他的身份猜测起来。刚刚只是听到北七爷叫他洛千帆。自己却没有见过这个人。不过,想那么多也没用。听得出来,眼前这个青年是想要救自己。

看样子,北七爷对他恭恭敬敬的。不知道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这么厉害。

北七爷见状,脸色直接阴沉了下来。疤子的拳头紧握,对洛千帆怒目而视。

不过,他只是一个马仔,得罪不起洛千帆。虽然心中非常愤怒,但是不敢说出来。

“谢谢你。”严朗航深吸一口气,看着洛千帆说道。

“都是兄弟,客气什么。”说完,洛千帆开始给严朗航松绑。

“你要干什么?”疤子见状,脸色一变,开口问道。

洛千帆没有回应他,只是慢悠悠地解开绳子。

“住手!”北七爷急忙呵斥道。

疤子没有废话,直接掏出了枪,对准洛千帆,开口说道:“别动,再动我就开枪了。”

“小心!”严朗航见状,眼中的瞳孔一缩,急忙提醒道。

“我是梦魇的人,你敢开枪吗?”洛千帆连看都没看疤子,气定神闲地问道。

听到这句话,疤子愣住了,有些骑虎难下。确实,洛千帆的身份很特殊。如果他对洛千帆开枪,那么一定会受到追杀的。

“呼!”暗龙的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随后一脚踹在疤子的胸口上。

疤子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随后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后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在墙上。

“混蛋。”疤子骂了一句,刚从地上爬起来,耳边却传来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把枪放下,否则我杀了你!”

只见暗龙的手中拿着匕首,顶在疤子的喉结处,只要手一抖,就会要了他的命。

暗龙的声音很冷漠,不带有一丝感情,吓得疤子出了一身冷汗。

“别杀我。”疤子的脸上露出恐惧之色,急忙把枪扔在地上,哆嗦着站在那里。

“嘶~”看到暗龙轻松制服了疤子,严朗航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脸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洛千帆,你这是什么意思?”北七爷的拳头紧握,脸庞露出一抹愠怒,强忍着心中的愤怒,问道。

“什么意思?你的手下拿枪对着我,你看不到吗?”洛千帆眯着眼问道:“需要我再跟你讲一下,刺杀梦魇高层的惩罚吗?”

北七爷咬了咬牙,没有说话。洛千帆继续说道:“还是说,你不把黑影大人放在眼里,认为自己可以和梦魇对抗?”

洛千帆的语言很犀利,直接搬出梦魇来压北七爷。

“可是,你也不能放了他吧?”北七爷的眉头紧锁,问道:“你这样做符合规矩吗?”

“在这里,老子就是规矩。”洛千帆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不屑之色,用命令的口吻说道:“现在我要把人带走!”

北七爷一听,直接急了,怒声道:“不行,我反对。”

“反对无效。”洛千帆淡淡地说道:“如果卡米拉问起来,就让她来找我!”

听到洛千帆的话,严朗航的心里有些感动。他没有想到,这个叫洛千帆的年青人,居然这么帮自己。

洛千帆的语气很坚决,这次他来的目的,就是把人带走!

“谢谢你。”严朗航把身上的绳子扯下来,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趴在洛千帆的耳边小声问道:“你是谁?”

“这个你别管了,有人让我救你出去。”洛千帆低声说道:“你的任务还没有停止,我会帮你洗清嫌疑,让你继续待下去。”

严朗航闻言,露出震惊的表情。帮自己洗清嫌疑?他感觉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他只能保持沉默。

北七爷冷着脸问道:“这件事的影响很严重,你有什么权利直接带人走?就算你是梦魇的高层人物,也没有权利这么做吧?”

洛千帆微微一笑,看着北七爷说道:“他是我的朋友。如果他是警方的人,那么我绝对不会手软。如果他不是警方的人,我就要为他讨个公道。”

“讨什么公道?”北七爷问道。

“你把我的朋友打成这样,难道不需要给个说法吗?”洛千帆扭了扭脖子,兴致勃勃地问道。

这时,严朗航忽然发话了:“七爷,我知道你的意思。货被警察抓了,你需要一个替罪羊,因此想找我来顶罪。我告诉你,想让我顶罪,痴心妄想!”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洛千帆闻言,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看着北七爷说道:“七爷,你这是强行让我兄弟成为警方的人啊!”

“胡说,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就是警方的人。”北七爷的语言明显有些慌乱,开口说道。

“好啊,你说我是警方的人,证据呢?”严朗航急忙说道:“你把证据拿出来,让我死个明白。”

北七爷听到这句话,差点被气死。他哪有什么证据,想要逼着严朗航承认。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洛千帆。

洛千帆的出现,彻底打乱了北七爷的计划。

看到北七爷语塞,洛千帆冷着脸说道:“北七爷,你这是在欺骗卡米拉啊!为了摆脱责任,居然用这么无耻的方法。卡米拉知道,一定会非常愤怒的。”

“我没有欺骗卡米拉大人。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我会去找的。”北七爷急忙说道。

“没证据你凭什么抓人啊?”严朗航的脸上露出一抹怒意,道:“难道当我好欺负吗?”

“北七爷,我劝你好自为之。有空多去调查一下,这次交易为什么会出意外。别总想着栽赃嫁祸,否则惹到了我,后果很严重哦!”洛千帆走到北七爷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话的语气非常冰冷。

北七爷的心里憋着气,可是却对洛千帆无可奈何。

“言尽于此,人我先带走了。有意见的话,给我憋着!”说完,洛千帆给严朗航和暗龙使个眼色,三人大步走了出去。

看着三人的背影,北七爷和疤子没敢阻拦,任由他们离去。随后,北七爷气的身子发抖,怒声骂道:“王八蛋,狂什么狂!”

“七爷,这个小子真是太过分了。完全不把您放在眼里啊!”疤子的心中怒火中烧,扭了扭脖子,脸上露出不甘的表情说道。

“等这件事过了,我饶不了他。”北七爷喘着粗气,咬牙切齿地说道:“看样子,这小子打定主意要保严朗航。坏了我的好事!”

“现在该怎么办,严朗航已经被洛千帆带走了。我们怎么和卡米拉交代?”疤子问道。

“既然人让他带走了,就让他和卡米拉去交代吧!”北七爷叹了一口气说道:“至于后面的事情,不是咱们能决定的。”

“好。”疤子点头回应了一声。

“我让你办的事,你查的怎么样了?”北七爷淡淡地问道。

“还没有查到,不过应该跑不掉。”疤子缓缓地说道。

“尽快办好,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北七爷缓缓地说道:“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们就真的完了。”

“明白!”疤子咬了咬牙说道。

“真是麻烦啊!”北七爷拍了拍额头,脸上露出一抹苦涩。

现在北七爷的处境非常艰难,此时他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和严朗航做交易。

这么大一批货,肯定有风险。现在所有的货都被警察端了,一切责任都压在了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