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8章:锋芒毕露110:招供(1)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范夫人失踪案终于告破了,知府大人进行了公审。

过来观看公审的百姓可谓是里三层外三层,毕竟马上要过年了,原本就是农闲的时候,所以,有热闹哪里会不看啊?

范夫人闺名曾云,是西宁曾家的嫡女,虽然曾家现在大不如前,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曾招水还是这西宁府城的父母官呢,所以,大家也都特别的好奇这个事儿的起因发展还有结果。

更关键的一点是,范老爷是个成功的商人,但是这样有钱的一个男人,却没有小妾通房,只有曾氏一个正妻,这么多年,就算曾氏没给他生儿子都不曾嫌弃过,那真的是整个西宁府的典范呢。

可是现在,却传出来范老爷杀妻的事儿,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当然,还有一点十分的吸引百姓,那就是新任知府之前一直不曾露面,后来传说他身份背景相当显赫,还传说他长的十分的好,所以,大家也都好奇着呢。

这也算是杨如峰的第一次正面亮相。

杨如槐站在府衙外面的高台上喊了一声:“知府大人升堂了。”

分列两边的衙役们顿时“威武”的喊了起来。

杨如峰等到大家喊了两遍之后,这才迈着四方步走了出来,一身绯色的官府,上面是金丝银线绣成的云雁,衬的整个人真的是面如冠玉,风姿卓越,看得围观的人们一个个都忍不住红了脸。

肖晓站在旁边忍不住的撇嘴。

杨如槐往这边挪了两步:“妒忌了吧?”

“啊?”肖晓诧异的抬眼,眼里闪过了一抹慌张。

“哎呀,放心吧,我不笑话你。”杨如槐叹口气,“我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每次他都是吸引往前关注的目光,而我,则是喜欢千万揍人的拳头。”

肖晓的嘴角抽了一下。

“每次跟他有矛盾,大家总是先揍我一顿,然后才讲道理的。”杨如槐叹口气,“我都习惯了,所以,你也习惯吧。”而现在家里又出了一个妖孽的黑豆,更是碾压一切的存在,好在那家伙光屁股的时候就被小团子给定下了,否则,恐怕更得祸祸一批小姑娘了。

“我干嘛要习惯?”肖晓没明白。

“同为男人,他就是那天上的太阳,我们则是那地上的泥巴,你要是跟他比较,还不如上吊来的痛快。”

“你以为我妒忌大人?”

“不是吗?”杨如槐撇撇嘴,“我都妒忌他二十年了。”

“你快拉倒吧,你就是妒忌大人五十年你也翻不了身。”肖晓不由得白了对方一眼,“我才不会妒忌大人呢,大人越出色我越高兴,我是讨厌那些人看大人的眼神,那是对大人的亵渎。”

“你……”

“升堂了,闭嘴。”肖晓不再搭理对方。

杨如槐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打击,心已经千疮百孔了。

此时,杨如峰在“正大光明”的牌匾下坐好。

然后下面的人都跪下磕头。

杨如峰抬了一下手。

大家喊了一声“谢大人”,然后就陆续的站了起来。

而曾招水作为知县,也作为受害者家主列席在了大堂上,不过杨如峰很给面子的给了他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范喜宝带着手铐脚镣的被押了上来,跪在了大堂上,那狼狈的样子哪里还有往日的威风啊?

后面还跟着一众从犯,其中就有老吴。

“堂下所跪何人?”杨如峰将惊堂木一拍。

衙役们就又开始“威武”的喊了起来,手里的水火棍也开始有节奏的击打着地面。

范喜宝跪伏在地上:“罪民范喜宝叩见知府大人。”

“范喜宝,那就当堂说说,你是怎么杀害你夫人曾云的。”杨如峰将惊堂木一拍,厉害了一声,“如实招来。”

范喜宝就吓的哆嗦了一下:“大人,小人……”

“大人!”就在此时,后面跪着的老吴往前挪了两步,“我家老爷是冤枉的,夫人不是他杀的,是奴才杀的。”

“老吴,你……”

“老爷啊,老吴不过是个下人,当年没有老爷,也就没有老吴的今天了。”老吴吸吸鼻子,“所以,老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爷出事儿,小少爷还小啊……”

范喜宝的眼眶顿时红了。

“你是何人?从实招来。”

“小人是个孤儿,后来被一个姓吴的老叫花子收养了,就起名叫吴二。”老吴又往前跪趴了两步,“后来是老爷收留了小的,给了小的一碗饭吃,小的这才有了今天。”

“那你说说你是如何杀害你家夫人的吧。”

老吴看了范喜宝一眼:“这事儿说起来话长,奴才就长话短说,老爷和夫人成亲之后,对夫人一直敬重有加,但是夫人只生了大小姐,然后就不再开怀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老爷怕夫人伤心就从来不曾表现出来过,但是后来有一次老爷遇到了自己从小的青梅竹马,她被生活所迫流落风尘,老爷不忍心就将她赎了身……”

“后来小夫人,就是柳穗儿不要名分的跟了老爷,还为老爷生了一个儿子。”

“之前老爷曾经侧面跟夫人提过,但是夫人却剧烈反对,老爷就不敢提了,只能将柳穗儿养在了庄子里。”

“但是有一天,奴才去给柳穗儿母子送银子,却被夫人发现,并且尾随着奴才去了城郊。”

“奴才发现了夫人,自然不敢再往柳穗儿住的地方去了,只能绕道了别处,但是夫人发现奴才在转圈的时候就火了,拦住了奴才,询问奴才是不是有事儿瞒着她,奴才哪里敢说啊?就否认了,但是夫人认定奴才是在撒谎,就让随行的人教训奴才,奴才一时火起,就下了杀手……”

“夫人当时只带了随行的婆子和一个车夫,奴才有点拳脚功夫,就将他们都打晕了,然后放在马车里,用针扎了马的屁股。”

“但是奴才没想到的是,夫人最后关头竟然从马车里摔了出来,而且还清醒了过来想要跑,奴才只能将她杀了,然后就近掩藏了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