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详聊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陪了一上午女儿,下午依着跟孩子的约定,找人去帮着买了个精致书包。孩子跟她奶奶由小刀等人陪同着,出去选学校。

两岁多的孩子,在学校就是玩。

她提前就此事跟母亲达成了共识,选环境,吃住,安全都比较好的私校。

第二天,夏梦由造型师简单打理了下头发,径乘车去往东阳国际酒店。

这本身就属于招待性质的半商务酒店。

一楼,临时关闭了几个通道,只留下一个主通道。暂还未允许自如进出,通道前,记者亮出证件,挨个经各种审核后入内。

还有一些民众搅合在其中,因为进不去,堵在门口。

有的来看热闹,有的是夏梦粉丝。幸好这个专用通道,并不在主街,否则将会水泄不通,寸步难行。

不知情者,还以为是迎接哪路大明星。

当然,夏梦的知名度不逊于很多人尽皆知的公众人物。这点不管是WB增加至数千万的粉丝量,还是一些有她参与的视频流传度,都能证明她名气。

尤其是最近,许多她的花边新闻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持续的一段时间里,每一天的热搜上,皆会有关于她亦或者各种爆料的消息。

夏梦注意到了前头盛况。

车子开不动的时候,干脆走下来,由一众临时从振威过来的安保人员陪同,牢牢围成了一个圈。

她穿着一套普通的职场服,人却不像往常随意。

头发,气质,衣服,包括鞋子颜色都很统一。

低着头,耳旁像听不到吵闹,眼中也只看的到脚下地面。缓慢的,又很快的走入酒店通道。

发布会不是直播,但网络发达,手机发达的今天,跟直播差不多。

因为从她一出现,各大平台上就有视频,照片等等同步上传。

酒店大厅内,来自天南海北的媒体人员也是乱作一团。在位置上,又不断欠身往后看。看到人,最后一点定性也消失了,生怕接触不到要采访的目标,比普通群众还要热烈。

夏梦仍旧低头前行,只有抬起头的时候,脸上才会有一些模板样的笑容。

不回应,直接就去台前架好话筒的地方。

没有事前筹备,没有托的发布会。

她一点都不怕出现失误。

来前如果说还有一些紧张,现在,放松到随心所欲。好像,记者比她要紧张的多,那自己这个主角,干嘛紧张!

到台上,安保人员拦住了要往前凑的记者。

推嚷喧闹之际,夏梦扶了下话筒:“各位,帮大家准备的有水,有座位。我知道,有很多媒体朋友远道而来。远来是客,招待不好客人,不符我们东南淳朴好客的民风。放心,我会回答各位关心的每一个问题。稍安勿躁,回到座位上歇一会。”

声音清晰,温和,普通话标准。

在场的记者也稍有点不好意思,依着,在各自的位置上坐稳,慢慢的安静。

数十个被邀请的媒体人员,基本都是比较大,比较权威的平台。

夏梦看着底下一群人,莫名有种现在这场合,跟她在学校演讲的时候没区别。摘下了话筒,她胳膊垫在了另一条环起来的手臂上,站的很直,很稳,姿态上却显平和而自然。

韩东不在,他如果在,可能就不会时再刻觉得自己媳妇儍,不经事。

九点,发布会正式开始。

第一个被点到的记者,问题就颇为尖锐。

“夏总,邱总在个人WB上发的那些言论,是不是真的?很多爆料说,您跟他在婚内还保持着来往。”

夏梦笑着摇头:“我不太关心他WB,被朋友提醒,看过一次两次。他的确是我的前男友,也仅限于此,而且我不怎么再想说这个人。相信,每一位女人,跟我的感觉都是一样的,不值一提!”

“至于婚内出轨与否,如果爆料能作为证据,警方现在可以去抓人了。我老公在我们俩结婚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在役军人,包括现在,他也在部队里面作为特聘人员进行着工作。我心里,他是我的英雄。”

“前天我们刚通过电话,他让我开这个发布会。说作为公众人物,言行私德,首先要行正坐端,去承受很多加诸于身的条条框框。他说我,既然靠这个博得了关注,获取了流量价值。就应该去付出在这个位置上该做的事情,就应该主动去澄清,为正常的舆论环境出一份力。”

“您怎么解释,跟邱总一同住在龙园的爆料……”

夏梦打断:“不好意思。首先邱先生在WB里怀春伤秋的时候,我已经从龙园搬了出来,就住这里,昨天才有时间回了趟家。酒店有监控录像,有开房记录。而关于邱先生出入龙园的照片,时间上是不可能重合的。”

“听说您的第一桶金,来自邱总。”

夏梦轻微摇头,不答反道:“他如果有转账记录的话,可以提供出来。如果既没有在WB提及,也没有敢公开说起,那大家岂不是臆测。事态发展到现在,我见不到任何实质性的证据来对我进行指责。听说,听他说,也听她说……偏偏,我们做这一行,最讲究的就是证据。”

“否认没有意义,既然是求证辟谣,我已经回答了……也希望以后舆论可以多一点实质性的,正向一些的舆论。而不是抓着一条莫须有的事情,扩大,扭曲。这是,歧视。不管是新闻还是法律,它讲求的都是客观真实性。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去相信一个心理状态异常的人,忽略一个正常人的默默反抗。”

“夏总,您离过一次婚。是如外界所说,因为邱总么?这是不是证明,您所说的恩爱夫妻,其实站不住脚。”

问题逐渐尖锐,充斥着不友善。

夏梦心态却始终如一:“婚姻存在着很多不确定性,离合聚散,不能偏激的只考虑第三者这一个可能。我个人私事,本不便多谈,但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不因为任何第三者。”笑了笑:“不要说这些吧,毕竟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婚姻生活公之于众,我总不能告诉所有人。站着丢掉的婚姻,需要去弯腰再求回来。”

“我老公很优秀的,我是拼荆斩棘,费尽力气,才又重新让他同意组织家庭。拜托拜托,以后脏水都冲我来,不要泼我老公,人家根本对这类新闻没兴趣。每次看到这些,都特不屑的说一句,小孩子才靠臆想去断论,靠猜测成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