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5.第1224章 第1253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此时聚集的人也多了起来,很多人压根就不吃饭了,就看热闹,看看王府这件事情王爷和王妃是如何解决的?

方才这两个老妖婆吵得厉害的时候,喜宴上面的事情有些奴婢看着不对,就赶快去内院叫了几个夫人赶快回来,以免这两个老夫人还指不定抖落出什么惊人的消息,清漪自然不会阻拦,以为从新房到宴席这块,两个老妖婆该说的肯定早就说完了,谁来结果都是一样的。

几个夫人听到消息也顾不得姿态和规矩,提这裙子一路小跑全部闻讯赶来,即使听个尾巴大概也全明白了,好几个人的脸色都是灰败的,她们是真的来晚了。

这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好,因为这册子里面的内容都和她们有关,这下子怎么办?这几个想的是这些,只有四夫人和她们想的不同。

眼下四夫人气的嘴唇直抖,看着地上那碎片,都能说是粉碎了,要说这喜事碰见碎了东西是不吉利的,尤其还碎成了这样。

这个碗还不是普通的碗,那是成亲当日家里年龄最大的长辈用的碗,寓意是给子孙成亲添福气的碗,这是四夫人舍了脸面回娘家特意从娘家大嫂那里要来的。

娘家大嫂的儿子自从成亲之后,夫妻二人和睦幸福,三年生了两个儿子,给大嫂乐得合不拢嘴,四夫人好说歹说给要来的一个碗,这个碗是要长辈多用用才添福气添丁的,结果被老夫人给砸的稀巴烂,四夫人怎么能不恼火?

四夫人怒容的走到前面,捡起了上面印有添子添福图样的碗的碎片,四夫人走到老夫人的跟前道:“娘,这是您大孙子尚驰的婚事,这个碗是儿媳从娘家大嫂那里拿来的,让您给您的孙子添丁添福的,现在碎成了这样,娘要怎么说?”

老夫人看着这个碎成了这样的碗也后悔了,老四的娘家的确不是善茬,老四娘家大嫂的孩儿她也听过,那可是三年抱俩的典范,这个碗来的不易,刚才被娘家的嫂子气晕了就顺手给砸了。

这会子老夫人没有平时的伶俐道:“那个玉珍,这是娘的不对,方才和你舅母玩闹了几句,不小心给甩了,回头我将刁泄成亲时候的碗给尚驰,你看这样可好?”

四老爷和几位老爷都过来了,方才都在外院忙活,听到了动静都过来了,四老爷元锝益不高兴的道:“娘,刁泄的东西给我们做什么?小的时候我们吃的用的都是刁泄捡剩下的,难不成我元锝益的儿子还捡剩下的?娘您是不是忒偏心了点?”

四夫人接着道:“娘说给我们刁泄大哥的东西,难道我们就应该感恩戴德不成?娘错了,那刁泄胆子小这辈子只有刁谩一个后代,那孩子还是个不成器的,打小就在脂粉堆里面长大,净做些乱糟糟的事情,我们四房的后代可不能如此。”

老夫人被噎的无话可说,想了老半天嘴唇动了动,最后老夫人道:“那就将我成亲的时候,婆母给我的添子添福碗给了尚驰吧。”

四老爷元锝益和四夫人张氏这才没有说话,点头默认了,二夫人刁楠这会子不高兴的道:“娘,那个碗你已经准备给我们家尚志呢,您怎么出尔反尔呢?”

老夫人怒瞪了不开眼的二夫人刁楠一眼道:“那是我的东西,我愿意给谁就给谁,这家里面还有没有规矩了?”

二夫人被呵斥一下没敢说话,安昌伯府的老夫人听见说自己儿子和自己的嫡孙不好,还准备呛上几句,被刁樱拉住看着刁樱摇头,老夫人余氏安静了,算了她们说什么就说吧,以免这个清漪将矛头对准安昌伯府的财富,毕竟这说两句又不掉肉,但是这被盯上了,安昌伯府就离着倾家荡产的不远了。

王府的几个老爷和夫人都站在一块,尤其是几个夫人听见了账单的事情,也是心里忐忑,不知道清漪这回能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她们心里是真的没谱的,这次和平时不同,这清漪此时可是有册子可循的,这娘也真是的,自己记下就好了,做什么非得要将给他们的,和他们拿了大房的东西都给记下来,这喜宴过后,清漪还指不定怎么闹腾呢。

几房夫人想起清漪的手段就有些头疼,但是册子上记得也的确是事实,如果不给恐怕到时候是圆不过去的,如果给了以后的生活如何过?

况且这么多年就依靠这个钱生钱路生路,这不是要将自己的生路给断了吗?几房夫人看着老夫人有些不舒服,怨怼的眼神十分的明显。

只有大姑奶奶元媛上前将那个册子拾起来,清漪也没给她什么机会,收拾起来之后放在了自己的手上,元媛几次要枪也没抢到,不过元媛就是打算给娘亲圆了面子,心里则是想着无论怎么收东西,和自己也无关,所以赶着上前。

三夫人刘氏看着一反常态积极过分的元媛笑道:“大姑奶奶急什么,这里面还有你的嫁妆呢,娘当年也是偏心的,将侯府的大房的产业尤其是金银首饰绫罗绸缎还有珍稀之物都给了你,这个册子上都记着呢,今个这大房两个孩子在结算,元媛你也跑不了。”

元媛听到这些有点不敢相信,怎么弄到自己这边来了?大姑爷齐峰赶快将元媛抓到一边,齐峰心里的火怎么也压制不住,蠢婆娘惹事上身了还不知道!

齐峰掐了元媛肥胖的身躯一下,元媛才清醒过来,对啊,自己的嫁妆当年那可是非常丰厚的,足足一百二十抬还是双抬,这么多年银子用了不少,但是那些价值连城的好东西一直没舍得动弹,这不是此刻给了大房两个小蹄子行了方便了?

大姑奶奶元媛越想越不是滋味,看着清漪的眼神也幽暗了不少,这馊主意坏点子的也跟着出来了。

清漪不管这些人如何想的,直接道:“既然祖母的册子上面已经记得清清楚楚,而且很多都是母妃飞雪公主的陪嫁之物,我母妃这里有一个册子上面也记得很清楚,这两天我们就会每个房里走一趟,将属于我们的东西拿回来,至于那些产业我们还得和族府在商议一下看几房如何的赔付我们大房这么多年的损失,还有这些铺子以后的归属问题,族里的长老没有意见吧?”

族长夫人乐得合不拢嘴道:“没有意见,没有意见,我们会做见证人的。”

元宇熙也简单的道:“那就麻烦族里的长辈了。”

族长也乐滋滋的点头同意,这等上好的大事能给族里的产业添砖加瓦的好事为何不同意?谁像是这个元刁氏这么蠢,族里到时候还要追究这元刁氏将婆家搬空的罪过呢。

族里的族长已经发了话,大家就没有再敢多说,毕竟这得罪族里也不是闹着玩的,安昌伯府的老夫人几次要说话,都被刁樱拦了下来,那些围观的夫人们感觉有些意犹未尽。

清漪笑呵呵的道:“各位夫人,如果您愿意,也可以过来作证,以免到时候有人说什么我和王爷对长辈不敬这样的事情传出来就不好看了。”

“愿意,我们自然是愿意的,我们愿意!”这些夫人哪里见过这么热闹的事情,不凑凑热闹岂不是白费了这个一番心思了。

清漪将账单收拢在袖中,隔绝了视线,不过清漪已经决定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今个晚上就要开始行动了,反正这暗卫有的是,其他的几房派人看着,她们一房房的走就是了。

二夫人刁楠也几次要说话,可是被二老爷给拦住了,二老爷比划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二夫人心神领会,看着清漪竟然倨傲的笑了。

二老爷元锝璱的小动作自然被清漪和元宇熙看在了眼里,清漪和元宇熙笑的更愉快,因为二老爷元锝璱很快就要倒了大霉运了,还不知道有没有精神头对付他们了呢。

很快本来喜气洋洋的午宴就在这样的混乱的情况下收场,各位宾客暂且都安置着休息两个时辰,待吃完晚宴之后在离开,这喜宴才算是结束。

不过这私下里这客用的院子热闹非凡,大家纷纷讨论这册子和两个年过半百的两个老夫人的话,越讨论越有可信度,结果在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面,这些夫人老爷身边的丫鬟小厮的,传播到了整个京都,让刚刚没安静几日的安昌伯府再几次的出现在舆论的头版头条。

不过这次内容更加的惊悚,安昌伯府不仅无耻的占了王府王爷的产业,一占就是一百五十个铺子,而且还派人刺杀现在的王爷,就是当年的世子爷,总之林林总总的加在一起,这安昌伯府的风评更加的差了。

似乎在京都,不,在整个天阳国都没有这样无耻的世家,卑鄙的高门,这天开始不断的有人天天往安昌伯府的的正门上扔东西,什么东西脏扔什么,弄得整个门口臭气熏天。

午宴过后的一个半半时辰,各个宾客都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因为午膳没有用好,此时还有些肚子空空,四夫人赶快派人上了点心才解了燃眉之急,这些宾客才没有怪罪。

四夫人忙的团团转,四房的新娘子在喜房里面安静的等待晚上揭了盖头,洞房花烛夜呢,而且元尚驰在外院招待男宾,在舅兄的引荐下,和几个公子哥聊得很愉快。

这会子四房新娘子崔静瑶大丫鬟梅子急匆匆的进来,附在小姐的耳边悄悄的将外面喜宴上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了,这样大的消息,可是将崔静瑶吓得不轻。

这个新娘子崔静瑶一惊,险些掀了喜帕,大丫鬟梅子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赶快按住了小姐的手道:“小姐你可不能掀了喜帕,这是不吉利的,再说眼下不还没说到四房如何吗?也没说小姐的嫁妆怎样?”

“梅子,你可是知道的,你家小姐我的嫁妆虽然不少,但是少了聘礼的那一份可是不够看的,这在王府这样的高门怎么办?”崔静瑶心中一片焦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梅子这会子听了很多夫人在窃窃私语,也了解了其中的大概道:“小姐,这个无妨,本来这些聘礼就是王府四房给小姐的,现在小姐的娘家没留,反而都带了过来,再说这几房听说四房的夫人已经早早的还了一部分,王府经过这次的事情,小姐您想啊,几房肯定都是被翻得底朝天的,能不能翻出几个铜板都很难说了,要是在小姐之后嫁进来的,恐怕是真的不如小姐的,再说小姐也是满当当的一百二十抬嫁妆,除去王府的,小姐还能有六十六抬,而且夫人给小姐的嫁妆都是压得实实的,小姐还有什么可怕的?”

崔琼瑶想了一下此算是不那么担心了,也对这在不济自己还有满当当的六十六抬嫁妆,有什么可怕的,没准这随后来到王府的妯娌还不一定能比过自己呢,不过崔静瑶忽然对未见过面,只是听过音的清漪好奇起来,希望明个的敬茶能够看见这个传奇的王妃。

她崔静瑶就是喜欢光明磊落之人,就是喜欢这样强势有手段的女子,鸳鸯戏水红盖头下的崔静瑶已经开始期盼明天的敬茶了。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王府的事情远远没完呢,待会还能闹出惊天的秘闻呢,她这个亲结的可是精彩了,别说日后能越过她的还真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另类的荣幸!

清漪和元宇熙在福熙院相拥在一块,清漪一进门就开心的抱着元宇熙的腰身道:“宇熙,我们赢了,我们赢了,好好治治,这些人,总算是出了一口这段时间的窝囊气,今个拉出来这些账单,余下的几日我们就忙乎起来了,不过我喜欢这样的忙碌,多充实啊,找我们自己的东西多好啊!还是这样来的痛快。”

元宇熙亲亲清漪喋喋不休的小嘴,心情也超好的道:“嗯,为夫今个看两个老妖婆吵架还真是过瘾呢,应该再给她们一些时间看看能吵出什么来才是。”

清漪躲开元宇熙的胡子茬道:“不要啦,你的胡子今个早上是不是忘记收拾了,好扎人的,对了宇熙从现在开始就得盯着安昌伯府和这王府几房了,争取一个飞鸟都休要出去,待我们将东西拿回来之后,他们就随便吧。”

元宇熙捏捏清漪的圆润的鼻子道:“嗯,为夫听娘子的,冷离他们早早的就布置好了,谁往外运东西都是没用的,咱们直接抢了就是,反而册子上的东西没了,我们是要让他们照价赔偿的。”

这对小夫妻在房间里面哈哈大笑,笑出多年的憋屈,笑出多年的隐忍,笑出后续的结果……

翡耀院这边三个正在埋怨,你埋怨我,我埋怨你的说了老半天,最后安昌伯府的老夫人气的看着两个嫡女道:“还不是为了你们这两个不争气的,你看看娘今个丢了多大的脸面。”

刁樱道:“好了娘事情您都已经做了,这会子说这些做什么?还有何用?”

刁楠也道:“是啊,娘眼下更应该想的是如何能让我们一毛钱都不会损失,那个大房的小蹄子可不是什么好惹的,幺蛾子多着呢,我们王府几房齐上阵都不是她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