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9.第1188章 第1217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清漪对元宇熙道:“宇熙,你看看这一家子进来之后看了半天了,看就看了,这不还议论上要住在这个院子了,真是自不量力了,不过这个八房倒是有些意思了,这两个女子对你有意,回头我们应该做点什么才是,比如说,八房和五房联姻你觉得怎样?”

元宇熙支持道:“我看不错,就是应该让他们更乱一些,我们好找一些时间寻找一下老侯府的产业,这个才是重中之重,昨个咱们派到三房看着他们的那个暗卫回来报说是三房最近有些动作,看来我们是应该更加的关注一下三房了。”

清漪想起了三房给元宇熙下剧毒之事,虽然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但是清漪可不相信几年之后,三房的狠毒就没有了,一直豺狼就地变了一直绵羊了。

所以清漪道:“宇熙这个事情咱们尽快查出来,我们好扔了这个破王位,回到和平城去,这个破王位咱们不稀罕,让他们抢去吧,王府的这些产业和安昌伯府咱们都要同时进行。”

“嗯,宝贝,咱们同时进行,九城最近的消息倒是安分了不少,族府没有了三分之二的资产果然安静了许多,这人总要吃些个苦头才是。”

元宇熙揽着清漪的肩膀,清晨的阳光照耀在两个人的身上,暖阁温暖的馨香围绕在两个人的身旁,彼此感受到那样的温暖和温馨。

今个很久没有出来的纳财也出来在屋子里面遛弯,两个如此出色的人站在一起是那么的登对,那一只金色的毛茸茸的狗狗在一旁绕来绕去的,更增添了和谐的氛围。

不过很快这个氛围就被两个大嗓门给破坏了,“宇哥哥你在哪里,蓓蓓来看你来了!”

“熙哥哥你在哪里呢,灿灿也来了。”纳财立刻“汪汪汪……”的跑了出去,对着声音的来源猛咬猛叫。

而齐蓓蓓和齐灿灿则是看见了这支金色的毛茸茸的狗狗,就像是狼见到了肉一样,迅速的扑了过来,都想要抓到这只狗。

两个人你挤我我挤你的,就连最小的齐麟也跟着跑了进来,两条小短腿不停的跑,还一边叫着:“娘,娘我要这只狗狗,我要这只狗狗。”

可惜纳财只是逗着这三个人在玩,不一会齐蓓蓓和齐灿灿两个人迎面撞上,“咣当”一声头撞在了一起,两个人一起喊着:“哎呦”摔了个四仰八叉,而最小的齐麟则是被她们给压在了下面哇哇的大哭。

这会子八房的奴婢们都跟了进来,纳财乘乱就跑回了清漪的屋子里面,清漪抱着纳财道:“纳财做得好,她们都是什么东西,你不高兴了就咬就是了。”

好不容易八房这边才都起来,齐蓓蓓和齐灿灿的大花都污了,没办法两个姐妹都差了奴婢在回房取来,这个空档纪嬷嬷道:“请大姑奶奶这边走,今个宴席设在无一厅,请随老奴这边请。”

两个姐妹没有了大花在头上,感觉颇不自在,就好像自己没穿衣服出来被别人看见了一样,走路都有些不自然了,好几次差点绊倒了自己,元媛被刚才的闹剧惹得有些不高兴,便递给身边的陈嬷嬷一个颜色。

陈嬷嬷明白主子何意之后,严厉的呵斥纪嬷嬷道:“纪嬷嬷,你是大房的老人了,这福熙院的下人都是怎么做事的?一条破狗都看不住?这算是怎么回事?要是小姐和少爷的金贵之体有何损伤的话,你们大房能担待的起吗?”

纪嬷嬷被一个婆子训斥了,这倔强尽头也上来了口气很不好的道:“罢了,不和你这个婆子争辩,没得到时候惹了王妃不高兴,那条金毛狗狗是我们王妃的宠物,平时很凶悍,很会咬人的,你要是对那条狗不满意,你就去和那个狗狗说去,和我说做什么?”

陈嬷嬷被这个纪嬷嬷气的不成样子,这老货竟然让她和一个畜生去说话,陈嬷嬷被气得都有些哆嗦。

想当年她们大姑奶奶还没有出门子的时候,这个纪嬷嬷不过是大房夫人的一个陪嫁罢了,哪有自己风光,现如今因为一条狗竟然都横眉竖目起来,该死的贱人婆子!

陈嬷嬷很不高兴的道:“你这婆子好不知礼,你不晓得今个八房的大姑奶奶是你们福熙院的贵客吗?”

纪嬷嬷毫不相让的道:“贵客如何?再贵是有王爷贵重还是有王妃贵重,这天阳国没有礼法,没有尊卑上下了不成?难不成你们主子就是这么告诉你们的?”

清漪在屋子里面看着纪嬷嬷发怒还真是很厉害的,这王府一等大嬷嬷的气派也不比水嬷嬷他们差哪里去,现在的纪嬷嬷不需要给元宇熙积攒东西,也不用担心后面元宇熙日子艰难,纪嬷嬷逐渐恢复了年轻时候的辛辣,不错清漪很喜欢!

这才是宇熙的奶娘,这才是王府一等嬷嬷的气度。

陈嬷嬷心里被纪嬷嬷的话给唬了一跳,这个老货给自己戴了这么高的一个大帽子,无论如何回话都会中了这个老货的奸计,陈嬷嬷气的脸色通红,本就被气得心都哆嗦,这会子气的嘴都要歪了,嘴唇动了好半天都没有说出个一二三来。

这时候王府大姑奶奶元媛道:“好了,逞什么口舌之快,平时本夫人都是怎么教训你们来这,还不快点在前面带路?”

陈嬷嬷这才跟在纪嬷嬷的后面,对着纪嬷嬷的后背,恨不得盯出来几个窟窿才好。

纪嬷嬷压根就没有理会,不过是个老货罢了,还当自己是当年大姑奶奶没出阁的时候在王府的嚣张呢?

如今的王府早已变了风向,现在王府当家做主的可是王爷和王妃,一个连王府家谱都没有上了名字的大姑奶奶有何惧怕的?没名没分的,要是被赶出去还不是王爷和王妃一句话的事情。

这个老货在如此保不齐哪天就被拍了板子,到时候丢了一辈子的体面就安分了!

很快到了在主屋斜对面的无一厅,元媛带着一家人进去之后,有些恼火,一直没有言语的齐麒眼神幽深的笑道:“娘,这个厅里还真是无一厅了,这里面除了桌椅还真就没有别的了。”

元媛心里明白这是大房的两个小蹄子再给自己脸色看,对着纪嬷嬷道:“纪嬷嬷你好大的狗胆子,竟然还蒙混本夫人,这是招待我们金贵的八房的花厅吗?找你们主子来,否则今个没完。”

纪嬷嬷连声道:“是是是,老奴这就去!”

纪嬷嬷出来之后就笑了,今个不给你们教训,我们主子岂能罢休,暂且让你们嚣张得意一时罢了,看你们今个晚上被抬着出去的时候谁更丢人?

纪嬷嬷赶快去了小厨房,对善嬷嬷道:“可以上菜了,这家人的火气很大,多上去一些才是。”

善嬷嬷笑眯眯的开心极了,连忙吩咐丫鬟们道:“还不快给贵客上吃食,主子们都是交代过我们要好好‘款待’八房一家的,万万不可耽搁,快去。”

丫鬟们鱼贯而出的端着食盒去了无一厅,这八房此时还在无一厅里面气的不成,齐麟小小年纪因为得不到那个漂亮的狗狗还在哭鼻子,好不容易见到了上菜的丫鬟们这才不哭了。

丫鬟们挨个的打开了食盒,八房一家立刻被这些甜甜的糯糯的香气给吸引了,一群吃货的人,此时有些禁不住食物的诱惑,就连齐蓓蓓和齐灿灿因为没有带着大花的状态也给忽略了。

这会子也不计较这无一厅里面什么都没有了,也不要求元宇熙和清漪过来请安了,什么都忘了,眼里只有食物,食物,食物!

洁白的糯米做成各类五颜六色精致的点心,整整占了一桌子,八房在西北哪里吃过如此精致的花花绿绿的糕点,这兴趣直接就上来了。

今个的小丫鬟就有在古家做暗卫的小丫鬟小蝴蝶,口齿伶俐的小蝴蝶看着这一家子吃货的眼神非常配合的介绍道:“各位贵客,这些都是我们王爷和王妃为了款待西北而来的贵客,特意准备的吃食,希望各位贵客能够喜欢。”

齐蓓蓓指着那盘炸得金黄色的糯米豆沙白芝麻丸子道:“这是何点心,缘何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小蝴蝶道:“这道点心叫做金心金意!”,齐蓓蓓拿起一个芝麻丸子吃了一口道:“娘这个点心好好吃哦。”

接着八房被这香气给吸引了,压根就没有再问小蝴蝶这是什么点心,或者是那是什么点心之类的,发挥了风卷残云之势,因为是点心,不用她们家人标志性的飞舞的大筷子,这会子直接用手回到了在西北一家人吃手把肉的感觉了。

很快不管是豆面和糯米做成的民间吃食驴打滚,还是用五仁碾碎的糅合了糯米的糖磁糕,还有心思奇特,造型各异的各样的糯米的吃食就以最快的速度在往下撤着盘子。

小蝴蝶她们一些丫鬟只是听了八房的故事,但是压根就没有真正见过,懂一些药理的小蝴蝶才更加的咂舌,我的天啊,这可是最不好消食的糯米,有这么吃的吗?

面对此景,小蝴蝶是目瞪口呆的,只是光顾着看了,都忘了打开食盒了,齐麟那么小的孩子速度都那么的快,很快这桌子上面好吃的糕点没有了,齐麟嚷嚷道:“娘,要糕糕,糕糕好吃,娘好吃。”

元媛也是意犹未尽,看着傻愣的小蝴蝶道:“快点没见到小少爷还想吃呢吗,你这奴婢还在这里傻站着看什么呢?还不快点拿去?”

小蝴蝶按照主子的指示提醒道:“大姑奶奶,这个点心好吃,但是不太好消食,您是不是等一下再吃?”

元媛怒道:“哪里来的奴婢,我们一家子的胃口这么好,这么多年什么没有吃过,用得着你来啰嗦,快去拿来,难不成你们主子招待我们一家这么好吃的点心都被你们这些奴婢给偷吃光了不成?”

“没有没有,奴婢哪里敢偷吃给贵客的点心,奴婢这就去拿,这就去拿!”小蝴蝶装作惶恐的样子,元媛听见了贵客二字心里才越发的舒坦了许多,刚才的点心还真是好吃,是这么多年难见的好吃的点心了。

小蝴蝶很快就出去了,出了无一厅,小蝴蝶笑的极为的甜美,这可是你们自己要的,本姑娘可是尊重主子的意思已经提醒你们了,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们不要脸那就尊重你们了。

很快小蝴蝶去而复返,带着大家将更加漂亮的糯米的糕点摆在了桌子上面,有孔雀开屏的糯米点心,有老虎,狮子还有小白兔,小花猫等等的样式的糯米点心,还有古典美女造型的糯米糕,还有姿态妖娆的美女样式糯米糕,当然还有各类漂亮的花朵样式的糯米糕,细心的看多半是红色黄色和粉色的花朵。

一家子吃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压根就一点记不得纪嬷嬷怎么还没有回来呢,齐灿灿拿着一个粉色的花朵的糯米糕吃的特别的高兴,嘴巴还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道:“娘,大房的东西又好吃,又漂亮,以后我们一家定要常来,干脆以后我们就在大房用膳算了。”

对好吃的食物没有任何免疫力,估计这会子就是里面有毒药都得吃的元媛听到齐灿灿的话,心里固然就有了主意,对着小蝴蝶道:“去和你们主子说,以后我们一家的吃食就在你们大房了,以后每天都要给我们准备这么好的吃食,听到没有。”

小蝴蝶道:“听见了听见了,奴婢这就去回了主子去。”

小蝴蝶出去之后,叫来了一个小丫鬟道:“你去找到玉竹姐姐就这么说。”小蝴蝶耳语一番,那个小丫鬟立刻就跑,玉竹知道了就进来回禀主子,清漪道:“不用着急,告诉小蝴蝶胡乱的应付着就行,待他们今个能吃的出去之后再定。”

玉竹一脸大大的笑容出去了,其实今个这么多的吃食,倒是没有多费什么功夫,而且糯米虽然比白面要贵上许多,不过比起几房花了几百两的银子还是少了很多倍。

今个这么多的东西,其实总共就是几十两银子差不多了,但关键是主子厉害,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大房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大房这边还在不停的吃不停的吃,这小厨房一早上做的几十斤的糯米的吃食全部扫荡一空,这些东西随着造型更加的复杂,颜色越加的鲜艳,还有分量越来越大,这大房速度才稍慢一些,不过这些吃了整整一个上午。

最后上了一万糯米枸杞粥,整整一锅也是喝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