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第949章 第978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族长和花氏都傻眼了,眼前这情况要是让大长老念出来他们就死定了,所以花氏急的大喊道:“大家不要听这个老杂毛的胡言乱语,我们族长这么多年为了族人是鞠躬尽瘁的,每天都是茶不思饭不想的要为族里谋得福利,这些年兢兢业业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不能因为老杂毛的话就推翻了族长所做的一切……”

大长老的夫人猛然打断道:“够了花氏,这人说谎话说多了是要被雷劈的,我们从来没见到这族长为了本族的人谋什么福祉,反而都贴到你们花家那条又臭又长的裹脚布上去了,这个族长是茶不思饭不想了,但是想的是怎么掏空顾氏宗族,既然你们说兢兢业业有目共睹的,那就将这些年的账册和产业的情况都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啊!”

花氏听到了大长老夫人的话,就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安静了,完了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或者说没想到在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这么没有准备,是谁呢?

花氏在下面的人群中扫过一圈最后停留在笑颜盈盈的清漪身上,花氏杀人的眼神道:“是你,是你这个小蹄子坏我好事!”

清漪站起来说:“花奶奶你这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天天给自己弄得和吕后似的给谁看呢?这么多的年纪不好好颐养天年,还在这里指手画脚的,可不是我坏了你什么好事,而是你这人贪心过重了,这么多年将顾氏宗族都给掏空了,做人压根就不留一线,所以今天你的死期也到了!”

族长这会子还傻傻的问道:“花氏,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呢?我不是将产业都放在你那里了吗?给他们看看就是了!”

族长也知道花氏做的事情,不过具体多少不是很清楚,就以为是花氏在小打小闹,根本没想过已经将祖产的九成都搬空了!

花氏一个耳光打过去道:“蠢货,还不是为了给你谋划,这顾氏就是个商家,就算是穿金戴银也不能让人瞧得起,所以我让花家搭上了总督府这条线,还不是为了顾氏的族人谋划的?”

泰斗夫人陈氏道:“花氏,收起你那不要脸的算计样,你以为族人和那个吃货的族长都是傻子,只有你们是最聪明的呢,今个早上我发现了一件大事就是被你花氏挪走的所有产业竟然奇迹般的回来了,并且是都回来了,这还要感谢顾府的小家主,所以现在的花家就是名存实亡了,你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一天吧,知不知道这报应两字怎么写?”

花氏别的没听清,就听见花氏这一辈子玩的蚂蚁搬家将顾氏的祖产搬回自己的娘家,一夜之间又给搬回来了,所以极为不可置信的看着清漪道:“是你,又是你?你做了什么手脚?”

清漪冷飕飕的笑道:“我可什么都没做,是你们花家的二爷主动将这些东西抵给我的,呵呵呵,花氏没想到你一辈子精明强悍,可惜了有了一个蠢笨如猪的哥哥,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算计太多耽误了卿卿的性命啊!”

花氏一蹦老高的跑向清漪想要找清漪拼命,被水嬷嬷一脚就给踹回去了!

族里的人都不满的看着花氏,这么多年已经忍够了,一个女人还是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在族里指手画脚贴补娘家,坏事没少做,缺德的事更是没少干,这么多年为了花家将族里清白人家的好女儿送给不少官员做妾,很多都过得很差。

大长老的夫人说道:“花氏,休要在学那疯狗胡乱的咬人,我们族里有了你这样的女人是一种悲哀,一个女人不好好修习三从四德反而跟男人一样抛头露面的,这也不说这族里很多的地方是忌讳女人的,可是你还不知趣,什么地方都跟着进去,你就不害怕祖宗惩罚与你,告诉你今个就是你的死期了。”

大长老夫人和大长老一样是德高望重之辈,所以这么多年在族里的威望很高,比起族长夫人来说话好用多了。

旁边的顾泰斗的夫人陈氏也说道:“花氏,这么多年你耀武扬威的也够了,只不过善恶到头终有报,现在你的时候就到了,来人将这两个罪人给我捆起来,等候处置!”

很快上来两个婆子和两个小厮,这两个人平日没事就做那事情,也不管是多大的年纪什么的,这身子基本就是掏空的,根本没费什么力气就给治住了,挣扎也没用。

大长老就趁着这个时间赶快念完了罪证,足足是一百多条,什么偷鸡摸狗霸占财物,仗势欺人之类的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将好人家的女子卖去做妾这一条很多族人都义愤填膺的过来踹几脚泄愤!

因为诸多的证据在此,也不容二人狡辩,大长老随即宣布:“上一任族长已废,一会查抄他们的住处,所有的产才全部充公,算是对二人的惩罚,给这么多年的亏空抵债,并且在族谱里面除去这两个人的名字,从此再无这两人!新任族长由顾泰斗来继任!这是族里的印鉴和账册产业请仔细查阅,如果没有问题就签字画押!”

花氏没想到这一败这么惨,不对自己还有娘家呢,就算是二哥拿了一些东西出来,但是大哥将东西都把持的死死的,也不会很多的,怎么消息递出去这么长时间了都没上门呢?

她刚要喊,清漪就迅速的过来道:“花氏,是不是还想着你们花家呢?不怕告诉你我已经成功的在你二哥那个傻蛋的自投罗网下,将你骗走顾氏家族的九成的财富都拿了回来,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呢?”

“不要以为你二哥是怎么做到的,其实很简单就是你二哥将你大哥的最老的通房丫鬟给搞到了手,并且是百般疼爱要升为姨娘,所以那个通房就立刻将这些东西一点不落的都偷出来了,我已经在知府大人那里从新过户这些东西又是顾氏宗族的了,花氏你看着有没有一种很过瘾的感觉?啊?忙乎了一辈子算计了一辈子,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这感觉是不是很好呢,今天恐怕花家会立刻完蛋了,恭喜你!”

“嗷呜……”花氏没想到是兵不血刃的结果,一时没忍住昏了过去,可是再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大夫说是中风,还需要继续观察,这花氏一生病前族长也被赶出了族府,两个人带着点贴身衣物离开了那么大那么漂亮的房子,那么风光的日子再也不复反了。

花氏积攒了一辈子的积蓄金银珠宝和古玩字画的,也全部充给祖产了,最后只剩下十两银子,和族长滚出了族府,到处流落。

花氏和族长无处可去回到了花家,他的两个哥哥正在大打出手,大哥将二哥给打了半死,但是二哥也将大哥打得头破血流的,老大看到了花氏回来就一句话:“你是花家出嫁的姑奶奶,要是想留在这里每个月给一百两银子再说。”

花氏本就是有些中风说话不怎么太利索,但是也喝道:“混蛋,你们这么多年金山银山的还不是我给你们弄来的,怎么的,因为个通房丫鬟将东西都丢了也要赖在我的头上了?我呸,今个你不收留老娘,我一把火把这个宅子都给你烧了。”

花家老大说:“不要在那里胡说八道,看你敢烧我的房子一个?你自己都被除名赶出顾氏宗族了,还有脸给娘家丢人,我呸,这么多年还不是我们给你经营者这些东西,要不你一个女人能有什么本事将家族发扬光大?”

花氏被哥哥气的直哆嗦:“哈哈哈哈,报应,我这就是报应,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你们的通房丫鬟对老二是真好,将所有的房契地契的都给偷了出来,现在包括这个宅子都是顾氏家族的了,你们日后也要流落街头了,能比我好到哪去?哈哈哈哈活该……”

花氏阴深深的话语让大打出手的两个人都停了下来,老大谗着脸对花氏说:“妹妹休要胡说,这宅子是咱们自己置下的,怎么可能都是顾氏的呢?”

花氏眼里都是轻蔑道:“怎么会是顾氏的,问问傻得透顶的老二是怎么眼巴巴的将东西都给人家送过去的,包括所有!”

“老二,到底是怎么回事?”花家老大气的都快脑淤血了,老二在老大的威严之下说出了事情,说完之后老大和花氏就都倒了。

老大气的直接拿起一个板子对着老二就劈头盖脸的打了下去,打得满院子跑,下人们吓得纷纷都躲起来,不知道这主子们今个都是抽上了什么疯了?

这边还没打完,顾氏宗族的顾泰斗和泰斗夫人陈氏就过来收房子了,带着顾氏的族人,一间间的搜,将那些之前的物件全部登记造册,给族里充公,这花家这些年东西是没少置的,所以总体算来有亏损,但是不算很严重。

陈氏他们过来之后就将这个宅子里面的人都赶走了,这里面以后就是族里的财产了,花氏和两个哥哥还有那一大堆的小妾全部给赶了出来,最后花家老大没办法将仆人和小妾全部卖了,给花氏五十两银子,给老二一百两银子,带着自己的妻子就走了。

花氏后来好不容易找个民宅治病,也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好不容易恢复的差不多了,却听见了花家彻底完蛋的消息,本以为哥哥们会东山再起,谁知道大哥带着钱逃跑了,二哥不知去向。

最寄予希望的在总督府做姨娘的侄女也以为奈不住寂寞虽生下女儿,但是因为通奸的罪名成立,所以被赶出了总督府,花氏自此一病不起。

那个在族府上做了大手脚的花琥理,因为自己姑***败落,花家也没有了姐姐也被赶出了总督府带着一个孩子谋生,他这身上还有奇怪的纹路,最后为了活命去了戏班子谋生,专门画的更丑让大家唾骂。

这花家的结局都不怎么好,本就不是他们自己起来的,所以也没有什么本事,没有了顾府的救济也算是富贵荣华到了头了,不到半年的时间,苏杭就再没了花家的消息!

而新上任的顾泰斗将族里内外好好的清理一下,这才让顾氏宗族变了一个样子,族人竟然有序了起来,并且开始有了稳中求升的感觉,转眼间就快要过年了,今年的冬天是个冷天,听着外面的冷风阵阵的,还是尽自己的能量尽量做点好事吧。

清漪对上嬷嬷说:“上嬷嬷今年是族人过的第一个安静祥和的新年,给族府送去一百匹棉布和中等的棉花一百斤过去,让他们按照族里的人头发下去,给条件差一些的人家置上几件新衣服,让大家都过个有些温饱的新年。”

上嬷嬷领命而去,主子就是个心善仁慈的,只是对那些大奸大恶之人才出手,不过那些人本来就是活该不是吗?

清漪在福绵苑喝着红茶水嬷嬷和清漪说:“主子,你说这人就是善恶到头终有报,以往在苏杭也算是有点名气的花家,竟然就这么一败涂地了,听说那个族长现在和花氏天天依靠给人浆洗衣服赚点大钱谋生呢。”

清漪还没说什么,金雨就风风火火的和玉竹一起进来道:“主子,今个的外面的谣言满天飞,说是咱们顾府的铺子这么长时间不开业,说是要都要倒闭了……”

清漪还没说什么,金雨就风风火火的和玉竹一起进来道:“主子,今个的外面的谣言满天飞,说是咱们顾府的铺子这么长时间不开业,说是要都要倒闭了……”

清漪从贵妃榻上坐了起来道:“别急怎么回事说清楚些!”

金雨说:“这两天就有很多消息对咱们顾家不利,只是属下看着这苗头不大,应该和前段时间咱们刚刚的将铺子关闭的时候差不多,就没怎么太注意,只是留意着,一直到今天早上这股子谣言越发的厉害了,说咱们顾府马上要倒闭了。”

水嬷嬷看着急的满头大汗的金雨和淡定思考的主子道:“金雨别急,这事情是打哪里传出来的,现在严重到什么程度?”

金雨说:“这些谣言对于别的方面问题都不大,但是现在最受影响的就是咱们的盛泰银庄,刚刚掌柜的跑过来报说是现在大量的人挤在盛泰的门口要取走银两,大部分的银两都在顾府的珍品库里面,现在掌柜的要抵挡不住了。”

清漪虽然是依靠在贵妃榻上面的大靠枕上面,但是浑身的气息紧绷起来危险蔓延了整个房间,好似即将发怒的豹子一般,清漪道:“好了金雨,这些事情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我估计和那几房有关系,我放了他们一马这不是野火吹不尽了,现在反过来找我的麻烦了,你让金小六他们查一查这些留言怎么出来的,除了顾府的这几房还有没有别的参与者,这件事情闹得这么大,后面没有推手是不可能的,光靠着如今那几房恐怕是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