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4.第903章 第932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可惜傻了吧唧的族长还不明白末日就快要到了呢,还做着自己过继的孙儿是家主的美梦呢,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行!

顾泰盛一看过于混乱了就开口说道:“天意既然如此,历任的族规不可更改,所以只能委屈庶系和外系先回去了,今天结果出来之后就会通告大家的,当然也不反对各位在这里观看结果,只是要安静,谁影响了天意谁自己承担!”

这顾泰盛想起了自己当初选家主的时候,那些人不知道用了多少的手段都没有成功,自己则是个幸运儿,竟然雀屏中选了,所以也很期待外孙女能大放异彩!虽然他早就知道了结果,不过还是希望亲眼看见。

顾泰盛的话大家都听进去了,这是个族里面的大金主,得罪了他别的不能把你们怎么样,就是银子上怎么样就够着他们喝上很多壶了,就连着一项是在府里面占便宜的几房此时也不得不仰望这顾泰盛,这种感觉很不好,真的不好。

族长听到了大金主这么吩咐了,也配合的说:“好了今天的嫡系按照顺序都站在前面来,上一任家主的站在最前面,已经婚配成家嫡子和嫡女的就可以走出队伍了,那些已经有了嫡出的孙子的,外孙就先出去,只有像是泰盛这样没有儿子只有外孙的才能留下,既然男女不限的话,嫡系未出嫁的女儿也可以参加。”

族长没说完一句话就会下去一堆人,不过就是眼馋也没有办法,只能是干瞪眼,谁让投胎时候不好好的看看了,现在想的再多有什么用?

那些庶系和外系的人没有走的,只能撤出去站在祠堂外等待结果,这其中顾府的那四房脸色真的是很精彩的,当初选的时候他们虽然没有参加,但是想着这个顾泰盛没有儿子,所以这回指定能在他们这房的庶系里面选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是最好的。

结果做了很多准备,将外孙子孙女的都接了过来,还有自己的儿子,没想到这家主印鉴只能选尚未婚配的,还是嫡系的可以参加,为什么以前他们都不知道?

所以只能一个个的大脸气成了猪肝的颜色,精彩无比,但是没有办法,只能换个角度的多想想这次雀屏中选的和老三家的外孙没关系就好。

希望是二房的嫡孙顾承靖能够脱颖而出,否则的话他们的财产要转交给新任家主一部分了,具体多少就不知道了,得是新老两任的家主来谈此事了,这么多年到手的富贵要是转手送人不得难受死?

这几房人的纠结没有人知道,现在大家最为关注的就是现在如何将家主印鉴选定的新任家主定下来,好稳定顾府的几百年的基业。

清漪和伊英博站在了第一个位置,首先肯定是哥哥来了,所以清漪对着纳财说:“纳财你主子我马上就能解救你了,以免被这些人渣给荼毒了。”

纳财激动的不行了说:“主子快点吧,纳财想回去了,这里在臭了。”

清漪看着外公的嘴角鼓励笑意很开心,随即给了一个外公大大的笑容,让关注清漪的人顿时觉着牡丹花开了的感觉,美不胜收,就连着顾泰盛都晃了一下,不过很开心好啊,外孙女就是个厉害的,风华绝代比着自己的妻子菲儿可是厉害多了。

不过按照长幼有序的次序,首先是顾承靖,刚刚看着顾府那么多的继承人最后只剩下了自己和妹妹,心情高兴极了,当然要是没有伊英博和清漪这么碍眼的人他就更高兴了,所以顾承靖高兴的走到了高台上。

在二房的全体人员的期待下,尤其是二房的顾承靖的父母顾明磊和宋氏更是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希望他们的儿子能够马到成功,一举拿下家主印鉴,成为新一代的家主,那么他们就是家主的父母了,就好像曾经的他们的父亲有了顾泰盛这个家主的儿子那么风光无限一般!

顾承靖刺破自己的食指一滴血滴在了貔貅印鉴上,连个泡泡都没起就滑落下去了,本来还抱有极大希望的顾承靖顿时大受打击喃喃的说:“我是嫡系,我是嫡孙怎么会这样呢?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行我还要重来一次。”

说完就在滴上一滴血还是这样的结果,在连续滴上几滴还是没有反应,顾泰盛说:“承靖下去吧,家主印鉴与你无缘!”

“胡说,我是嫡长孙怎么可能与我无缘!”顾泰盛直接对着族里的家丁说:“经承靖少爷带下去吧,他需要冷静。”

很快有家丁上来将顾承靖带了下去,不过顾承靖死都不出去,就是要看结果,顾泰盛看着他还算安静就没拦着,认清事实也好。

下一个就是顾婷贞,今天打扮的极为抢眼的顾婷贞花了很大的心思,不过和清漪站在一起又是天杀的云泥之别,差点没将顾婷贞给气死了,所以顾婷贞一袭大红色长裙外面是金色的烟纱罩衣,上面是片片的绯红色的桃花的花瓣,头上也是赤金木棉花流苏宝石头面。

如果没有清漪这身打扮也是说的过去的,但是和清漪站在一起就没有多少看头了,并且略显着有些轻浮。

这从刚刚清漪进来开始就已经出现了,原本那些优秀男子的目光围着她转来来着,结果清漪出现之后全都没了,有的也是小门小户的人,凭什么肖想她?做梦!

所以顾婷贞高傲的扬起头颅,成败在此一举,这个时刻过去之后,看我顾婷贞真么打压嚣张的清漪,定要你立刻滚回老家,这辈子不会出现在顾府哼!

这顾婷贞就忘了,就算不说纳财这顾婷贞就算是姓顾,也没有理由和顾昙英一样死赖在娘家不走的道理,要不是顾泰盛仁慈早八百年前就会被赶出去了。

纳财忽然对清漪说:“主子这个女子就是想着怎么算计你呢,我需要教训她一下,我纳财的主子是她能够欺负的吗?”

清漪说:“纳财教训一下即可,不要太过火,今天你已经很出眼了知道吗?”

纳财没说话,清漪也知道他肯定是听懂了,就没再多说,清漪此时顾婷贞的一滴血已经滴在了上面了,不过那滴血和他哥哥一样快速的落了下去,顾婷贞不可思议的看着情况,为什么?哥哥不行自己也不行吗?

也学着他哥哥不放弃,不过纳财可就不高兴了,所以顾婷贞的血只要出来就会自己反弹贴在她的手背上,芊芊玉手长了几个红点,破坏了美感很难看。顾泰盛立即说:“够了,婷贞下去吧,一会再上来的人只有一次机会,如果印鉴没有反应就自己下去即可。”

之后花氏坐不住了,因为马上就到了伊英博了,所以说:“应该也有我们族长的事情吧,既然顾家老三有了外孙子,我们族长今个也从花家过继一个嫡孙参加才是,花琥理还不快给你爷爷磕头。”

花琥理知道是怎么回事,能将手伸到首富的顾家是他这辈子的造化了,还是以顾氏族长的过继的嫡孙的身份,所以立刻撩开袍子就要下跪。

一直没出声的大长老说:“这个孩儿不可下跪,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就算是族长想要过继孙儿,也要从顾氏的族里挑选才是,花家是花家的血统,怎么可以和顾家的血统混淆,这样做不怕祖宗们怪罪吗?”

顾氏族长舔着老脸说:“大长老你有孙儿我可没有,只要本族长愿意过继谁都一样。”

大长老在族里最是公正严明,如果不是长老在这里压着很多事情,这顾氏家族还不知道被花氏那个划拉将怎么划拉个精光呢,所以大长老说:“你可以过继这孩子是外孙,但是只能是伺候你终老的,不可以上族谱,没有第二种可能性,你自己看着办吧。”

花氏用刀子一般的眼神看着大长老,这个败家的老头这么多年不知道坏了自己多少的事情,所以用眼神凌迟他一万遍都不为过,这么重要的事情也拦着,不过大长老的话就代表其他的长老了,所以花氏对这顾氏族长点点头勉强同意,回头找个时间再改回来就是了。

如果花琥理能够被家主印鉴选中的话怎么改就是他们的事情了,所以花氏对花琥理点点头,花琥理立刻会意直接跪在地上叫了一声:“外公外婆,外孙给二位请安!”

清漪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些人算计的太好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后招,如果有的话就让他们自食恶果吧,所以清漪对纳财说:“纳财我觉着这些人还有后招,一会你要小心知道吗?如果他们出了什么损招你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成!”

纳财听见了主子的声音很感动,眼泪汪汪的说:“主子你对纳财太好了,今个还能给主子一份大礼呢,不过这些人休想伤我和主子一分一毫,你放心吧主子。”

清漪这才放心了下来,果然花琥理刚认完外公就朝着家主印鉴走了过来,眼里的疯狂的贪婪怎么都眼藏不住,亏了是和姑奶奶早做好了准备,虽然不是孙子而是外孙,但是也不是不行,家主印鉴这个特殊的存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听姑奶奶讲过了,如今这个印鉴放在自己唾手可得的地方怎么能不让他疯狂?

顾泰盛说:“我们这一房还没有完全结束,是不是族长心急了一些?”

族长说:“就算是你是家主我是族长,但是我没有子嗣,也是个外孙,理应排在你的前面不是吗?”

顾泰盛说:“你……”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随后看着清漪,清漪对着自己外公轻轻的摇摇头,这里面肯定是有猫腻的,如果纳财不给点颜色看看,这一会不知道还有多少的问题呢,所以顾泰盛看着清漪的镇定就觉着肯定没有事情,所以哼了一声一就算是默认了。

通过伊英博说清漪的事情,顾泰盛知道自己这个外孙女可不是一般的人,这么默认肯定是有成算的,所以顾泰盛狠狠的瞪了族长一眼,看来这个族长也该是换换人来做了,大叔公就是个不错的。

花琥理才不和堂弟一样那么傻呢,这清漪再漂亮有什么用,他要是有了银子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所以姑奶奶才会选择了自己,而不是花琥绍那个蠢得不成样子的人。

花琥理难以抑制自己的心跳,想着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成败在此一举了,妈的值得了!

所以花琥理在众目睽睽之下,现在自己的掌心用小刀化了一道之后又沿着掌心的左左右右的刺破了几个点,清漪看着有些熟悉,一时间还有些想不起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花琥理长的算是一表人才,但是做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所以提醒纳财说:“纳财小心一些,我看这个人有些不对劲。”

纳财说:“主子他竟然使用了围困阵,企图对我控制,不过这是人心术不正对我起不了什么作用,我也要还给他点颜色看看才行,我纳财是那么好控制的吗?”

清漪听了之后明白了,没事就是一个小阵,还用的乱七八糟的,这要是让千机门的大长老和二长老看见有人如此恶搞他们研究出来的阵法,估计这个花琥理会被抓去千机门关一辈子禁闭都有可能,所以清漪用无比嘲讽的眼神看着这个跳梁小丑。

很显然伊英博也看出来了,在千机门弟子面前班门弄斧真是不知道说他彪还是傻?

花琥理的血液汇成了一滴眼见着就要滴在印鉴上了,花琥理疯狂的感觉到这枚有些奇特的印鉴即将被自己围困住,这辈子只能为自己所用了!

看来花了大价钱的东西就是好用啊,可是没想到那滴血自己反弹回来迅速在全身迅速的游走,短短的几秒钟里花琥理整个脸庞和身上全是阵符的印记,看起来不知道是像人还是像阵符?随即花琥理倒在了地上满地打滚,不住的叫嚷,在场的众人都被这戏剧性的一幕给吓傻了。

还真的有人逆天而为,结果是这样的,顿时那些试图和天意争斗的准备的见不得光的东西就全都收了起来,以免步了这个孩子的后尘!

很快那些阵符盘满了花琥理的全身,并且颜色越来越深,一盏茶之后花琥理全身犹如蜘蛛网一般的阵符,再也看不见了算是俊俏的面容,可能这辈子都不能出门了,谁能忍受一出门就被人喊:“妖怪啊……”

顾氏族长和花氏已经被吓傻了,顾氏族长想的是原来天意是不可谓的,花氏做了什么他是知道的,也算是默认了,荣华富贵谁不要谁就是大傻子,结果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花氏也吓傻了,不知道这变成了人不人怪不怪的花琥理怎么和自己的哥哥交代?

怎么会这样呢?

不是说过这个家主印鉴没有那么厉害,此举肯定可行吗?

这可如何是好?

很快花琥理的衣服就自己掉了下来只剩下遮羞布,花琥理的浑身都是阵符的印记,丑的不能再丑了,不过还不怪他自己。

纳财对清漪说:“主子我已经很手下留情了,这幅容貌可以坚持一年,至于他自己能不能抗的过去就不是我能管的了!”

清漪说:“纳财做的对,对于这种以非法手段谋得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狠辣之辈就是要顺应天意给些教训,否则他日再去害人怎么办?如果这个人不改的话就让他一辈子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