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6.第785章 第814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赵妈妈看着老祖宗急切的样子说道,那些女儿边跑边喊,还有婆子在后面用小鞭子催促着喊着:“一二一,一二一,我们不要脸啊,我们最下贱!”

“哈哈哈哈??????”老祖宗一下子坐在身边的椅子上,捧腹大笑,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老半天缓过劲来了说道:“我就说这孩子是个古灵精怪的,不还不信,你看看这口令,哈哈??????笑死我老太婆了,活了这么多年没见过没听过比这更好笑的口令了,哈哈哈!”

赵妈妈看着老祖宗笑得脸都红了,上气不接下气就说道:“老祖宗咱可不能这么激动了,你忘了大小姐说过您的情绪不能太过于激动吗?”

老祖宗还在那里笑说道:“我也知道啊,可是太有意思了,我管理伊府这么多年都是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没想到大宅门里还有这样的方式可以让这些不要脸的自己主动请求走的呢。”

赵妈妈也跟着哈哈哈的笑道:“是啊,老奴当时看着就受不了了,在旁边都笑弯了腰,听说这些女人的家人还每个人五十两的银子给赎回去的,出了大门头都没回的疯跑,好像府里有什么人会把她们追回来一样,笑死老奴了,哈哈哈。”

这主仆俩大笑的声音传出去老远,很多人都感觉奇怪,伺候老祖宗半辈子了也没见她这么开心过,都笑了这么久了还是没停下,很多婆子都面面相觑的分不出个所以然来,大家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最后也跟着乐起来了。

前个赵妈妈不是说大小姐说过是什么开心是可以传递的吗,反正只要主子高兴,奴婢们就高兴。

老半天这主仆俩的情绪才稳定下来,老祖宗说:“清漪这孩子就是有意思,你看看她办的事情,最近听说府外面很多被洗劫一空的人给扔到外面了?”

赵妈妈说:“我看也是大小姐安排的,现在其他几个院子气得不行,但是有没有证据说是大小姐做的,就看着钱财不断地流失,这几天招金院里天天摔锅砸盆的,再有就是大小姐理他们的院子也不远,每天夜里敲锣打鼓的咱们听不见,她们肯定能听见,听说那个烧火丫鬟最近都没睡着觉。”

老祖宗说:“哼,以后少提那个烧火丫鬟,我看下一个倒霉的就是她了,我这个小曾孙女可不一般,最近有什么风吹草动的都马上回来汇报,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人可以收拾这个不要脸的小贱蹄子了。”

赵妈妈说:“老奴省得您就放心吧,有什么事情都和您禀告。”

老祖宗说:“你这这段时间隔着个两天三天的就去清漪那里看看,不知道我们能帮上什么忙?总之我活了这么久虽然近几年没怎么管事,但是只要我还在一天,春林就不可能让烧火丫鬟的儿子继承家主之位。”

赵妈妈说:“是的老祖宗,老奴会仔细着的,时辰不早了,早些歇了吧。”

这一夜主仆都是好眠,一大清早的清漪就过来请安,清漪说:“老祖宗这几天走步练的怎么样了?我给您探探脉。”

说完清漪就给老祖宗把把脉,感觉已经好多了,看来这老人家最近还是很配合的,比自己刚回府的时候好多了,再多活个五年六年的不成问题。

清漪说:“老祖宗按照这样的方法锻炼下去,身体会越来越好的,不过还是要少生气少激动,慢慢的就养好了,长命百岁都没有问题。”

老祖宗说:“好好,有了我的小曾孙女的孝心,我老太婆肯定能活一百岁,哈哈哈。”

这一段时间听见的笑料太多了,所以老人家一扫以前的阴霾变得开朗起来,和清漪说了一会话,祖孙两个谈的很开心。

过了一会清漪拿出了那个冯兰朵那个玉佩说:“老祖宗,你看看这是谁的玉佩啊?”

老祖宗看着奇怪,就拿起来一看脸色立刻就不好看起来说道:“宁儿这块常青藤的玉佩你是打哪里来的?”

清漪说:“是那个冯兰朵昨个去找宁儿,说是这块玉佩的主人就是他孩子的父亲,就是因为这块玉佩才会认定是我父亲,所以孙女不明白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老祖宗说:“这块玉佩本就是应当给嫡出之子的玉佩,可是当年还是你奶奶先一步产下嫡子,那个烧火丫鬟不依不饶的扬言要是将这块玉佩传了下去,就让你爷爷好看。”

清漪着急的问:“那后来呢?”

老祖宗说:“后来就是不依不饶的闹开了,你奶奶也没做好月子,我就算派着人盯着也不好用,最后还是让那个不长眼的烧火丫鬟给夺去了,打这之后你的奶奶齐家的小姐,就因为月子没做好就坐下了病根,也没撑过多少年就先走了,老太婆我也愧疚啊,要不是我打小就惯着那个逆子,怎么着人家好端端四品官家的女儿,到了我们家也不至于是这样的结果啊。”

老祖宗说完就拿起帕子擦着眼泪,看起来是真的懊悔了,不过清漪觉得既有当日因,就有今日果,她的过度溺爱导致自己的爷爷伊春林成了歪脖子树,怎么也是纠正不过来了。

清漪说:“老祖宗不要难过了,老话不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吗,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咱们做好以后就行了,现在不是追悔过去的时候,而是向前进步的时候,现在的首要问题就是确定这块玉佩是谁的?”

接着清漪就仔细的将从冯兰朵那里听到的,和自己父亲那里听到的给老祖宗讲了一遍,之前问题的矛头都对准了自己的父亲,现在问题都对准了玉佩的主人,现在找出来这个人才是最关键的。

所以清漪说:“老祖宗,您知道这块玉佩最后到了谁的手里吗?”

老祖宗说:“还能在谁那里,就在烧火丫鬟的大儿子身上,从小就开始佩戴了。”

清漪说:“但是我父亲那天不是和三房的换了房间了吗?怎么会出现在二房这里呢?”

老祖宗说:“这里面的事情就不知晓了,现在老婆子我就是时候要插手伊府的事情了,这个主我给冯兰朵给做了,一会你给她打扮打扮差人送回娘家待嫁去,今天一会我就去伊氏族府,给二房抬平妻的事情就这么定了。”

清漪笑了笑的非常灿烂,本来昨天还以为是三房的事情呢,还小小的郁闷了一下,没想到就来老祖宗这里这么一趟就峰回路转了,看来老天都在帮助好人啊。

清漪也没在多留就走了,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清漪让上嬷嬷将冯兰朵叫过来。

过了一会冯兰朵就过来了,满含期待的眼神看着清漪,清漪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

冯兰朵说:“还是先听坏消息吧。”

清漪说:“坏消息就是你肚子的孩子不是三房的。”

清漪明显的看着冯兰朵松了一口气,冯兰朵说:“那好消息就是我孩子的父亲是二房的了?”

清漪说:“是也不全是,孩子是二房的没错,但是府里头老祖宗做主,给你抬为二房的平妻,老祖宗今天就要出府去见族长了,他们都同意,这辈子你的平妻的问题就彻底解决了,之后到了二房好好当家知道吗?”

冯兰朵这会子已经被突然来的特大号的幸福给冲昏了头脑了,哆哆嗦嗦的说:“是吗?真的吗?我真的是二房的平妻了?”

清漪说:“没错的,就是二房的平妻,老祖宗还让我给你好好的打扮一下,让你先回家待嫁,伊府三天后以平妻之礼给你抬到二房去,所有的过程全部都走。”

冯兰朵一下子跪在了地上道:“大小姐我打小就没佩服过谁,虽然你的年龄很小,但是今天我是真的谢谢你,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说完就梆梆的磕了三个响头。

清漪没有说话,很自然的就受了冯兰朵的礼,清漪也明白现在的冯兰朵是真的感谢自己的,但是在伊府大房和二房是不可能并存的,为了将来各自的阵营,这份感谢能维持多久就有待商榷了。

所以清漪也没再多说什么,叫来冯兰朵的老妈子和大丫鬟就让马车给她们送回师爷府上了。

这边已经很多年没出过府的老祖宗突然到了伊氏族府的门口,这下子连族长太爷爷都惊讶了,他还以为老祖宗这辈子都不会出来呢。

伊孙氏也觉得很奇怪,不过想着最近伊府的消息就笑了,前几天她还去了伊府看着清漪是怎么收拾那些占便宜的女人的,没想到是那样的院子,那样的训练,那样的吃食,这把伊孙氏也乐得。

伊孙氏回来之后给自己的夫君讲解一番,连伊正恩都忍不住乐了,这两年伊孙氏因为自己的儿子地位提高了,对这方面就看的严了起来。

伊正恩也不想将来出来个伊府那样的情况,或者说将来自己儿子有出息了,就不待见老子,这段时间伊正恩明显的感觉到只要有姨娘在场的情况,自己儿子就非常不高兴。

所以这段时间伊正恩痛定思痛,将姨娘都打发的差不多了,就剩下有孩子的姨娘了,这才和自己的儿子关系亲近起来。

伊孙氏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老祖宗了,不过看着就是和族长有事情商量的样子,伊孙氏指挥着丫鬟们端茶倒水之后就都退了出去,留下老祖宗和族长谈话。

这两位老人谈了将近一个时辰,伊府的老祖宗才打道回府,三天后就敲锣打鼓的给伊府的二房抬了一个大肚子的平妻回来,此人就是回家待嫁的冯兰朵。

伊府老祖宗回到了府里就让赵妈妈将事情转告给清漪,清漪这边也做了些准备,把消息递给了师爷府的冯兰朵。

冯兰朵自从半年多钱出嫁到现在第一次回家,以前的大院子没有了,只有个连二进都不算的普通小院子了,屋子里也没什么摆设了。

自己父母穿的戴的吃的用的也不像从前了,虽然算不上家徒四壁,但是昨日风光早已如昙花一现成了过眼云烟,这次冯兰朵回来说明了情况,不管怎么说她的父母都是高兴地。

当初就是被伊府老太爷的花言巧语和本身的贪婪迷了眼睛,贪图上大房的财富,就在这回被清漪给要了五万两之后,现在就只能靠月例银子维持生活了,想起送银票那天冯师爷心里疼的还在滴血。

可是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还不能不管,记得当时县太爷严厉的说:“你这个蠢货自己惹的祸自己摆平,伊府大房的孩子有能力去千机门,和天家的孩子都玩得那么好,是你一个小县城的师爷可以摆布的吗?人家的东西是你那猪脑子的女儿可以贪图的吗?”

“那孩子连我都不敢轻易的得罪,没见到前几天有平遥王府的世子的管事来找我么,你这个不长眼的吃货,你要是不把这个钱堵上,你就回家吃自己的吧。”

“你这不长眼的蠢东西竟连累本县太爷,要是我的乌纱帽没了,你也立刻死马上死的货,再说你女儿是个什么东西你自己还不知道吗?砸了人家那么多的东西,现在要你五万两银子都是少的,我不管你卖房子卖地还是卖祖产,反正你要是不把这件事情摆平了,你就滚蛋。”

冯师爷被县太爷大骂一顿,又将祖产清点之后全部给连带银子房契地契,还有铺子全部给了清漪,这冯师爷回来之后就大病了一场。

那些都是他的祖产,和当师爷多年的经营,就这么没有了,连师爷的母老虎的夫人都异常的安静,自打搬进了这个小院,他们现在连奴婢都缩减了一大半,有时候连个热茶水都喝不上了。

听完自家女儿的说法,这师爷一家对清漪的态度有些奇怪,你说恨吧银子是全部被清漪给收走了,你说不恨吧自己女儿能成为大户人家庶子的平妻,虽然有点吃亏,但是谁让咱当初就没安好心呢,此时的结果就是最好的了。

所以在这样奇怪的矛盾下,冯兰朵开始了几天的待嫁准备,现在的冯兰朵精神世界更是厉害了,就是连续闹个几天中间有时间休息,都没有问题,现在每天还是按照在伊府的规律走呢。

很快三天就过去了,伊府派来四抬大轿接冯兰朵了,在鞭炮声中冯兰朵二次嫁人,只不过上次是没嫁成,这次是真嫁过去了,连孩子都有了。

伊府这边这几天都要炸了,清漪关好自己的院门,外面的事情一概不管,只要看好了没有趁乱转移东西的就行,再说娶个平妻,还是按照庶子的平妻娶得,所以就简单的拜堂成亲,请了三桌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