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第705章 第706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可惜大多数人做事从来不给自己留一丝余地,等到发生问题时追悔莫及,现在的这般恶奴是不会懂这个道理的,荣嬷嬷继续嚣张道:“哪里来的小狗崽子,少管闲事还小爷,我看你们那副穷酸样你要是小爷我就是你祖奶奶了,滚一边去”

荣嬷嬷这话刚骂完,隐在暗处的两府暗卫都快暴走了,他们两府的小爷自从出生就像眼珠子一样疼着宠着,从来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子,要太阳从来不给月亮的主。

就是跟在这两个小爷身边的小厮和暗卫也是高人一等的,别人都尊重得很,在奴才里吃喝穿用都是最好的,赏赐也是最丰厚的,小主子也没有那么大的架子,不会随便打骂侮辱他们,他们一直都觉得能在小主子身边伺候是几辈子烧了高香了,而这几个刁奴竟然敢骂他们的主子,要不是主子示意不许动手,恨不得马上下去把她们直接弄死。

而隐藏在他们两府旁边的将军府的暗卫也怒了,虽然他们小爷此刻在门外没被直接辱骂,但是这三个小爷打小光屁股一起长大,连同他们身边的暗卫小厮关系也比较好,通常欺负其中的一人就是和欺负三人也没什么区别。

那个敢招惹这三个小祖宗的,号称满京都无法无天李太傅家的嫡孙李明文已经被三人打得,从年后到现在都没下床呢,要不是主子刚才用手势告诉他们不可莽撞的话,早就提剑下去一人一剑给解决了,将军府的暗卫大多是军人出身,讲的就是以暴制暴。

杜睿一听还有人敢冒充他家老祖宗马上就怒了:“你个死刁奴你信不信你在敢乱骂一句我就让你的舌头消失。”

四大嬷嬷加上荣嬷嬷平日在府里嚣张惯了,还没有人敢说她们是死刁奴,虽然有人在背后说说,这当面指出来可是在刘贵妾掌权之后的头一次,看着两个孩子不管什么来头只是管闲事的,也没空搭理他们。

她们准备了那么多东西要招呼清漪呢,还有清漪身边的两个死蹄子呢,当下也不在管他们两个小毛孩子在叫唤什么,直接向清漪主仆三人走去,边走还边骂:“几个不长眼的小蹄子往哪里躲,老娘今天得好好收拾你们,要不都忘了我给你们立的规矩了”

“快点滚过来,听到没有,小蹄子再不听话有你们好看的”这五个嬷嬷你一句我一句的好不热闹,清漪冷眼旁观着,当然不可能自己送过去让人家猛打,也许以前的清漪会这么做,但是现在的清漪可不会的。

想她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自己把自己送过去给几个奴才打,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不得笑死自己,不过去,坚决不去,真要是过去了不是她们傻是自己傻。

几个嬷嬷看到清漪主仆三人站在那里,还没过来的意思就笑道:“好啊,我们的扫把星在这养伤几个月有脾气了,那咱们就一起过去给她们立立规矩,这可是咱们出来时府里的老太太仔细交代的,要咱们好好招呼一下咱们的大小姐”

皇甫泽和杜睿一看情况不对,又答应过清漪不能使出武功,都快把两人憋死了,不过还是很尽责的挡在清漪前面,看这帮恶奴拿着所谓的武器一步步走近就警告她们:“不许你们欺负这个妹妹,你们马上滚蛋,今天你们骂小爷的话,小爷也大气点不追究你们了,别回头说小爷不给你们机会,滚痛快滚”

五个嬷嬷和四大丫鬟做了一个让她们后悔终生的决定,上来就用她们拿的各类武器招呼过来边打边骂:“哪来的野孩子,不和你们计较反倒是管起闲事来了,真是没有教养的狗崽子。”

皇甫泽和杜睿躲闪不及,杜睿挨了一鞭子,幸好鞭子尾巴扫到了脖子上,要是在脸上就毁容了。

皇甫泽用手挡着脸部,被荆条抽到手上,荆条都是带刺的马上就有血珠渗出来,虽然两人也受过伤但都是有数的,但是被奴婢打还真真是头一回,两府的暗卫也在这一瞬间激起所有的情绪,连在门外的沈毅鸿都皱起了眉头。

在两人微愣的几秒钟内,立刻就被气势汹汹的奴婢推到一边,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混战厮打,回头看去清漪主仆已经在包围圈内顽强抵抗,银耳抓住清漪的裤脚,想把她拽回来结果一下子撕烂了清漪的裤子,就留下清漪自己按照现代的平角裤的版型缝制的短裤,清漪爬起来接着跑两步,瓜嬷嬷紧随其后一把拽向清漪的后衣领,清漪顺势往前一挣,一下子出了包围圈,刷的一下上衣就被拽了下去只剩下一个肚兜。

好像时间也在衣服拽落下来的一瞬间静止了,除了这群恶奴之外门里门外所有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见清漪昂首站立在那里,似乎有无坚不摧的勇气,身上只着白色肚兜和平角裤,身上只能用惨目忍睹四个字来形容。

清漪的哥哥伊英博也在这一瞬间傻了眼?心里涌起一股钝痛快不能呼吸了,这还是自己妹妹么?

和清漪哥哥同来的紫衣身影就是伊氏族长的嫡曾孙伊世浩也傻了,这就是太爷爷说的那个福星?

连隐藏的三府暗卫都倒抽了一口气,这还是主子么?而那三个兄弟也傻眼了,只见清漪除了脸和手以外没有一块好地方,却依旧倔强的迎风而立,这一眼就这样牢牢地让他们三个记了一辈子。

只见清漪身上鞭痕、掐痕、咬痕、板子打过、荆条抽过的痕迹、簪子的划痕还有少许的烫痕,还有各种青紫红肿,全身除了脸以外,不对脸也不能算头上还裹着纱布,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好地方,这还是三个月没有回伊府了,竟然还这么清晰伤痕,一层叠着一层可见受了多少罪,现在有把这些人千刀万剐的冲动。

几个嬷嬷也楞了一下倒也没在意,这小蹄子最开始打她还不服气,还是又哭又闹的,后来就怎么收拾也不吭声了,反正也不打死她就行,闹到老太太那里到不怕,要是闹到族里可就不行了,毕竟还是嫡出的。

所以她们在老太太的暗示下,天天打顿顿打,把她和她的奴才看的严严实实的,让她们没机会出去告状,从那以后就打的越来越狠了。

豆嬷嬷才不管那么多大声嚷嚷:“你们几个干什么呢,老太太让咱们几个过来好好教训她一下,别以为躲在寺院里就没事了,咱们可是会经常过来招呼她的,直到回家为止,反正老太太交代了别打死留口气就行了,出了事老太太担着呢,动手!”

“住手,我看谁还敢动一下”门外传来一声大喝,所有的人都朝门口望去。

“住手,我看谁还敢动一下”门外传来一声大喝,所有的人都朝门口望去。

只见一个身着蓝色锦缎,长的眉星剑目异常俊美的小公子向院里走来,随着他一起进来的还有沈毅鸿和伊世浩,清漪在心里不得不相信古人的基因真的是非常的好,一个个长的都粉雕玉卓的,长大之后不知道会是何种颜色。

清漪静静看着向她走近的便宜哥哥,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眼里的痛苦与疼惜,好像真的觉得不是他们不管她,而是不知道她遭的罪一样,眼泪已经唰唰的流了下来:“哥哥,是哥哥么?哥哥来看清漪了么?”

看到自己妹妹浑身伤痕累累泪流满面的样子,伊英博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疼的停止了,很有一种要打死自己的冲动,当然在打死自己之前,先把那些老刁奴给整死了,省的再有机会欺侮妹妹。

现在的伊英博觉得自己不配做人家哥哥,这妹妹都被这些奴才欺辱成什么样子了,而他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开始听娘亲说过妹妹告过几回状,但是又没看出什么异样,结果从那以后妹妹再也没说过,她们也很少能见到妹妹,没想到差点把妹妹害死。

要不是刚才打算去向无尘大师叩头谢恩的路上,遇见沈将军的嫡子沈毅鸿硬把他拉来看到这一幕的话,也许他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妹妹过的是怎样水深火热的生活,想起父母亲和自己这些年的隐忍,好像在浑身没有一块好地方的妹妹面前变得苍白无力,反而隐忍过后是让对方变本加厉。

伊英博快速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到妹妹身上,把她抱起来发现妹妹已经轻的像羽毛一样,一个六岁大的孩子身量和四五岁差不多,体重可能连三十斤都没有,浑身伤痕累累,手上全是老茧,伊英博怒喝道:“胆大包天的刁奴,连嫡出大小姐都敢使用阴毒的手段迫害,你们眼里还有主子吗?都不想在伊府呆了是吧?”

荣嬷嬷和众刁奴可不乐意了,她们在府里可是横着走的,除了遇见老太太生的二房和三房她们稍微收敛点,遇见老祖宗的人有时候面子都不给,什么时候轮到大房来大呼小叫了,当即喝道:“二少爷,我们可是奉了老太太的命令来看望大小姐的,你什么时候看到我们用什么阴毒的手段了?再说了我们主子可是老太太,你还能大过老太太去,小心我们回去如实禀告治你个不敬祖母的忤逆罪,至于这些伤可都是小姐自己跌伤刮伤的,和我们可没有关系,二少爷还是看清形势少管为妙,否则我们老太太和老太爷一说你连学都上不成。”

伊英博也怒了:“大胆恶奴,不但残害嫡出大小姐,还对本少爷态度恶劣连敬语都没有还你啊我啊,作死的奴婢,不想活了,在说府里可没有老太太,只有妾太太老祖宗说的话看来是不管用了,回头本少爷一定去祖母那里讲讲清楚,不过本少爷现在就执行伊府家法,来人,先把这些恶奴每人打上十个耳光,看看还嘴硬不?”却发现近二十个小厮随从没有人动弹。

起先带来的小厮在清漪哥哥过来的时候被沈毅鸿喝住了,怕他们随便出声影响清漪的计划都在外门待命,现在听见叫他们过来,结果一看是大房和妾太太的人对上了,他们有一大部分都是妾太太的人,当然不能动手,否则回府之后就该吃不了兜着走了。

清漪现在也明白她们大房在府里可是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的,连自己嫡出的哥哥这些恶奴都敢喝五喝六的,真是皮子紧了,并且这些小厮除了哥哥的贴身随从外,竟然没有一个能动手的,看来今天有必要让他们认清一下形势。

四大嬷嬷和四大吃货加上荣嬷嬷爆笑不止:“哎呀二少爷,你可不要乱说家法的问题啊,否则挨打的可是你们啊,等我们回了老太太去你就等着被赶出伊府吧哈哈哈”

“住口,一帮死到临头的刁奴,好啊,伊府的家规不能奈何你们,但是伊氏家族的族规我要让你们尝个够”一直没有出声的伊世浩终于爆发了,这帮恶奴欺人太甚,没想到在太爷爷的管理下,还有这么一群恶奴和恶主,以前也听闻过伊府这一脉的乱事,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严重到嫡出的小姐就被她们毒打虐待下跪求饶,嫡出的公子也恶言相向,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本来一直他和英博玩的挺好的,今天听说他来看那个太爷爷说能活过六岁就不得了的小福星,一时好奇就跟着来了,没想到看到这些气的让人喷血的一幕幕,他决定回去一定把事情详详细细的给太爷爷说清楚。

“这是谁家的小公子啊,没事别在这乱说话,得罪了伊府的妾太太到时候有你好受的,该去哪里玩就去哪里,听话奶奶给你买糖吃”这枸嬷嬷还真嫌自己死的不快了,井底之蛙就是这样练成的。

因为伊世浩虽然和伊英博玩的比较好又一起上族学,也知道他们这一支的乱事,所以很少去伊府找他,所以府里的人都不认识伊世浩。

“大胆我们主子可是伊氏族长的嫡曾孙,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对我们主子大呼小叫的”这出声的是伊世浩的小厮谷安,他们家好几辈人都在族长家里伺候可是有体面地,看到有不要脸的奴才欺负他的主子自然是不让的,他主子什么时候轮到一个死刁奴欺负了,可惜了就他今天跟着来了,他们的身量都太小了,没办法收拾这些人,否则早就把她们打得满地找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