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5.第704章 第705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怪不得主子说欺负主子的奴才都不会有好下场呢,先嚣张吧,一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算主子现在身体没有恢复,墙头那几个小爷可不是好惹的,得罪了这三个小爷那可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你看看那两个小爷脸都气绿了,要是不顾及主子的计划早就上去拔了她们的皮了,还轮的到这帮恶奴在这里嚣张。

看着鱼贯而入的恶奴们,还每人拿着一些礼盒还有食盒布匹,应该是夫人给的,妾太太可没有那么好的心,并且里面的东西也指定都换过了,以前在伊府就是这样,要不主子也不至于吃不上喝不上,穿不上戴不上,这些年克扣的东西不知道有多少?

想来现在的主子也不是个爱吃亏的主,自己有时间得把那些东西拉一张单子,相信主子一定会讨回来的只不过是个时间的问题而已,对于现在这帮奴大欺主的东西,主子说了“恶奴敢来就敢打,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眨眼间这些人已经来到清漪的面前,尤其是为首的荣嬷嬷看到清漪还悠闲的躺在小榻上没有动,也没有像以前那么害怕或者是求饶,觉得好像这扫把星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她倒是也没细想可能是摔倒脑袋昏迷两个多月给摔傻了,上下打量了一眼:“你个扫把星的小蹄子不知道给我倒杯茶么?滚起来有荣嬷嬷我在的地方还能让你舒服了?你是不是摔成傻子了,还不动弹?”

话还没落音就上前一屁股坐在了清漪的小榻上,本来就不太大的小榻瞬间就非常拥挤起来,觉得她都说完话了清漪还没动,要是往常早就吓得屁滚尿流的该干嘛就干嘛去了,哪里还敢在这里呆着不动?

荣嬷嬷觉得这小蹄子简直就是三天没打上房揭瓦了,这三月没收拾都快不知道自己姓啥了?看到清漪还没动弹顿时就火了:“小蹄子现在厉害了哈,才六岁就这么懒,真是欠收拾了,还不给老娘滚下去”

不过荣嬷嬷还没有动手一旁的大丫鬟香菜忍不住了,立刻冲上来一把揪住清漪的耳朵,香菇提起清漪的前襟两人合力一下就给清漪给扯了下来扔到地上。

清漪突然间觉得自己示弱是不是错了?怎么觉得自己就像一块破抹布一样给扔下来了?

这两个恶奴下手还真狠啊,现在清漪在的心理有强烈骂娘的冲动,快忍不下去了不行,不能破坏了计划深呼吸一定得忍住、忍住。

在摔到地上的瞬间,看到门口有一块蓝色锦缎的衣角隐藏在旁边几次想冲进来好像都被人拉住了,还有一个紫色的衣角暂时还不知道是谁,但是应该不是坏人。

好啊看来该来的都来了就让这个哥哥也看看自己的嫡亲妹妹是怎么受到欺侮的,在过去的三四年间这便宜的父母和哥哥都在干什么?

不知道这孩子都被欺负死了么?三个人都没保住一个孩子,清漪就是让他们看看,让他们内疚,让他们要回自己的抚养权。

当然在后面穿着藏青色云锦,死死拉住哥哥的那个人就是沈毅鸿了,这个事情还就得交给他才行,也只能他忍得住,拉住哥哥不让他讲话,要是皇甫泽和杜睿的话估计早就把哥哥忘了,自己冲上来揍那刁奴一顿。

你别说现在皇甫泽和杜睿就是这想法,都快忍不住了,看到清漪递来的眼神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看看这些人还能干什么,不过脸色可是就像筱冬形容的那样气绿了,唉清漪想着气成这样好啊一会才有爆发力。

“扫把星过来给你看看你那该死的娘给你带来的好东西”芋嬷嬷怪笑的说着就打开所有的盒子,结果清漪发现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里面的东西果然全都被换掉了。

原来装首饰的匣子已经全变成奴才们用的铜饰和铁饰,而且数量很少,怕是连这些都不愿意給清漪拿来吧,装药材的锦盒里装了几个蔫了吧唧的萝卜干冒充人参,而那些带来的补汤点心此刻正被5个嬷嬷和4个丫鬟吃着喝着。

而那些绫罗绸缎现在除了外皮的一层是原来的样子,里面已经全是最普通的粗布了,带来的衣服也已经被伊兰换掉了,现在的是穿剩的,连奴婢的粗布麻布衣裳都拿来了,装银子的小雕花紫檀木匣子里面已经空空如也,只有一个铜钱孤零零的躺在里面,总之就是带来的东西已经面目全非了。

而躲在厢房里的筱冬和筱春已经气得发抖了,不过不能着急马上就要到她们出场了。

瓜嬷嬷吃的正香的时候,忽然对上清漪冰冷的视线不禁打了一个寒噤,这是那扫把星该有的眼神么?赶紧揉揉眼睛可能是自己看错了,对就是看错了,一个六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有那么阴森的眼神。

随即给银耳和木耳使个眼色,两人阴笑着朝清漪走过来也不管是脑袋还是屁股一顿乱打嘴里还嚷嚷着:“叫我们小姐快点叫、叫不叫啊、让你嘴硬快点叫,不叫打死你,凭什么你这小蹄子就生下来就当大小姐我们生下来就是奴婢,还说你是什么福星降临,我呸,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哪里是当大小姐的料,不过就是比我们投了个好胎罢了,快点叫我们小姐说我们几个都是你的主子,你一直都会给我们当奴才,快说要不还打你。”

“不要打了我说我说”清漪此时觉得浑身都疼,好女不吃眼前亏,同时也真的明白原来的清漪过得不易,是如何受这些已经变了态的奴婢们欺侮的。

原因就是因为在伊府刘贵妾从一个烧火丫鬟成为伊府的女主人,导致这些奴婢的心理全扭曲了,天天幻想着自己也是主子。

别的正经主子她们不敢欺负,那些庶子庶女欺负起来没什么意思,这不养在刘贵妾身边的嫡出的清漪可就掉入虎口了。

豆嬷嬷一看清漪还在发愣,气不打一处来上来给了她后背一巴掌:“小蹄子傻了,给我们几个叫声老祖宗听听?”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不怕老祖宗听见了打死你?”清漪觉得也差不多了,再打下去自己剩这半条命也快折腾没了,她们这些变了态的恶奴可不是会心慈手软的。

“你们几个快来听听,这小蹄子今天是抽风了,敢回嘴了,看来咱们今天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还真把咱们给忘了,拿家伙来。”

香菇立刻狗腿的打开那个一直没动的盒子,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往外拿,还真是齐全什么鞭子、藤条、荆条、竹板、棒子、棍子,烙铁、银针、簪子、类似于搓板的东西,还有一些叫不上来名字的东西,但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一定是折磨人用的。

随着一件件堪比刑具东西拿出来,屋里屋外的几人顿时觉得一股热血直冲向头顶,恨不得直接拿刀把这几个恶奴给砍了。

枸嬷嬷上前一脚踹向清漪,清漪正好借势滚到厢房门口,而一直躲在里面的筱春筱冬接受到主子的信号,马上从屋里飞奔而出看到清漪躺在那里不动了,一种巨大的恐惧排山倒海的袭来,眼泪顿时奔涌而出,害怕主子再像上次那样昏迷过去醒不过来。

她们经过这段时日和清漪的相处,越来越喜欢现在的主子,虽然到目前为止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在主子的掌握中,可是还是有点后悔,不应该这么听主子的话,要是早点出来至少可以替主子挨几下打,她们是奴婢皮糙肉厚的打几下没关系,可是主子现在可怎么办啊?

看着两眼紧闭脸色苍白的主子筱冬和筱春都吓坏了,赶紧一边扶起主子一边唤道:“主子,你怎么样啊?你醒醒啊?是不是摔倒哪里啊?醒一醒别吓奴婢啊?”清漪听到呼唤缓缓睁开眼睛,虚弱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筱冬和筱春立刻搀扶着主子站起来。

荣嬷嬷一脸的不愿意,感觉自己吃东西的心情被破坏了,指着筱冬和筱春的鼻子骂道:“嚎什么嚎,给谁哭丧呢,就那小蹄子的那窝囊样也配叫主子,死了更好省了饭钱了,你们两个过来给我跪下捏捏腿,叫声老祖宗听听,过来还愣在那干什么呢?”

香菇香菜银耳木耳立刻上前,连踢带打的把筱冬和筱春抓了过去,跪在几个嬷嬷面前,看两人不肯配合,芋嬷嬷啪啪啪啪给了两人几耳光,筱冬和筱春的脸马上就肿了,嘴角都留了血,不用看也知道身上又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清漪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要是让他俩早点出来,这会指不定被这几个心狠手辣的恶奴们都打成残废了,我忍了因为马上就要反击了。

恶奴们我要让你们用一辈子时间后悔今天来惹我!

眼前正在混乱圈子里的筱冬和筱春,已经被打的血性全都涌上来了,主子说了,被打到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情况下就可以还击了。

虽然这帮大丫鬟基本上都是十四五岁了,身量比她们快大一倍了,但是她们过多的养尊处优平时就伺候一人就是刘贵妾,粗活重活和她们没有什么关系,身边还有几个小丫鬟伺候着,日子过得也和小门小户家的小姐差不多。

而筱冬和筱春自从跟了清漪之后,就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什么粗活累活脏活都干过,还是有些力气的,筱冬和筱春对视一眼,两人非常有默契的抱成一团,猛的朝香菇狠狠的撞去。

两人看着香菇被撞到觉得主子实在太聪明了,连这样的二人合力的方式都想得出来,顿时二人觉得浑身充满了力气,斗志昂扬!

接着二人将撞倒之后还来不及爬起来的香菇猛踩,更不忘了在香菇引以为傲的胸上狠狠地踩几脚,顿时疼的她爬起不来了。

马上两人又朝打得正凶的银耳撞去,在银耳的肚子上猛踩几脚,银耳刚要爬起来,筱春又不小心在她脸上踩了两脚,结果银耳也捂着脸爬不起来了。

两人虽是打得痛快,但是她们两人也在混战中挂了不知道多少彩。

正在混乱的厮打中听到一个声音喝道“都给小爷住手,这里是护国寺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只见皇甫泽穿着一件天青色细棉布外袍,头上扎着书生打扮的儒巾,脚上穿着普通的黑色细棉布的靴子,全身上下所有的饰品佩玉全都摘下去了,看起来就像是普通人家上学馆的小学童一样。

一旁的杜睿和皇甫泽的打扮是一样的,就是衣服的颜色是银灰色,两人表情一样不卑不亢,猛的一看还真看不出是富家子弟,特别像是在学堂里刚下学的普通寒门子弟的小学童。

但是细看就不一样了,那细棉布的衣服可不是普通百姓家的小孩能穿得起的,就算穿的再不显眼,但是骨子里的尊贵气息可不是说掩藏就可以一点没有的,再加上粉雕玉卓的面孔,估计能把他们两个认成普通小孩的就只有这堆眼睛都长在头顶上的恶奴了。

在听见两个小爷的声音以后,筱冬和筱春马上趁没有人注意她俩,赶紧跑到清漪身边去,清漪也在检查她两受伤是不是很严重,看没有大碍都是些皮外伤就放心了,把注意力又放在空降到院子里的两位小爷的身上。

清漪还想着这两个活宝很好很强大,也不知在哪里用这么快的时间找到这两套行头的,穿上还挺向那么回事的,如果没猜错这两王子级别的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穿过细棉布的衣服。

你别说清漪还真的猜对了,这两人的衣服还真是他们的暗卫,用一百米冲刺的速度,施展轻功在山下买回来的,本来这两人想找两套他们暗卫穿的衣服,可惜王府和镇国公府的跟在这两个小爷身边的暗卫衣服也不是普通的,俩人穿上暗卫的新衣服以后,怎么看还是富贵样而且深色系衣服多一些,不符合清漪说的普通子弟的要求。

没办法就让他们马上下山去买,这可把两名暗卫给为难坏了,要是真买来普通百姓的粗布衣服给这两个祖宗穿上了,那他们都不用回两府就得被打死不用在暗卫里混了,没办法只能在成衣铺里买了两件最高档细棉布衣服回来交差,好在还能满足小主子说的看起来有点普通的要求,真是难为死人了。

“小爷让你们住手听到没有?”听到声音的众恶奴看到这两个粉雕玉卓的小公子也没当回事,只当是哪家寒门小户的孩子看见了打抱不平呢,殊不知这两个孩子才是她们一辈子噩梦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