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4.第703章 第704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两人一听见主子这么说话顿时吓得跪在地上:“主子不要赶我们走,奴婢也等着这一天等了好久了。”

清漪一听放下心来还好还有救就道:“赶快下去准备吧”

“是”两人就退了下去。

清漪对着墙头的三个人招招手说:“你们不想知道我想怎么做么?附耳过来”

三人的眼眸中同时闪过一丝惊喜快到没有人发现,起身一跳直接跃入院中,来到清漪的榻前,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这个如小仙女般的小女孩,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瘦弱的仿佛风一吹人就跑了,瘦弱得让人怜惜,浑身上下没看出有几两肉,巴掌大的小脸上瘦的就剩下一对大眼睛了,即使这样依然不觉得难看,反而眼巴巴可怜兮兮的看向自己三人寻求帮助在,这一刻别说帮他收拾几个奴婢了,就是要天上的星星这三人都能想办法给她摘来。

清漪和他们三个叽叽咕咕一番之后,听了清漪的计划他们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六岁的女孩怎么这么聪明,杜睿甚至觉得自己哥三个比她大两三岁都没有她安排的妥当,真是不知道这瘦弱的小脑袋瓜里都装了什么?

皇甫泽则认为难道这就是大师和师尊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如果能活过六岁将会真正执掌福星命格之人?”

而沈毅鸿确有点疑惑:“她这么聪明的女娃娃怎么还会被欺负的连命都差点丢了?”先不想这么多了三人痛快溜走准备去了,一会演场大戏。

当然他们谁也不会知道,眼前的小女孩已经是六岁的躯体,将近28岁的灵魂了,在清漪眼里他们都只是小屁孩而已,连以前邻居家的小弟弟都上初中了,比他们都大,所以他们那些爬墙头的行为不可能引起清漪的兴趣,反倒是觉得幼稚。

等待好啊,自从接受了自己的现在的身份,了解了清漪的记忆,好像没有比现在的自己更期望那些恶奴快点到来,正想着,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看来来人还不少呢,越来越有意思了呢,好戏即将开始!

而筱春和筱冬也听到脚步声,虽然害怕他们会对主子不利,但是又不敢破坏主子的计划,现在的主子性情大变、说一不二,要是不高兴了随时可以把自己撵走,还是老实的遵守游戏规则比较好,虽然不明白主子说的游戏规则是个什么东东,反正大体意思就是主子怎么吩咐就怎么做绝对没有错。

“芋嬷嬷你说说这扫把星可真是命大啊,都昏迷两个月了还没死,还得劳烦本嬷嬷过来看她,也不知道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一会咱们得好好的招待她一下,别才离府三个月就把咱们给忘了啊哈哈哈”众人哄笑。

“是啊,我们今天四个大丫鬟也过来了,老太太可是真疼她啊?”一个特意在“疼”字上加大音量的嚣张的声音随后响起。

好啊终于来了,清漪眼睛里迸发了一道精光转瞬而去,马上换上了一副虚弱胆小害怕的不行的样子,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荣嬷嬷和她的四大狗腿芋嬷嬷、豆嬷嬷、瓜嬷嬷、和枸嬷嬷闪亮登场。当然还有及其恶劣的四大吃货也同时登场。

要说这刘贵妾也是极品,大字不识的没有一筐也有一车,虽然是成功上位可是文化水平愣是没见长,清漪的爷爷也是教过她,可惜就不是那块料,怎么教对文字都不敏感,红袖添香这事她可做不了,除了会勾心斗角邀功争宠外会的不是很多,对数字也不敏感就认得从壹到拾这几个数字,认得银票,至于府中管账是荣嬷嬷的男人虾管事。

当然也是这刘贵妾安排的,可想而知府中的帐现在乱成什么样子了?清漪敢保证那绝对是连假账都做不平的主,就那点水平不提也罢,不过胆子确实不小,这么几年要不是老祖宗看着,伊府的财物都快被搬空了,伊府估计都得改名叫刘府了,好在在老祖宗的高压下除了损失财物,其他的暂时没出过什么大事。

老祖宗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太爷自然是不管的,这也是刘贵妾宠爱荣嬷嬷任其嚣张的原因之一。

要不说这人没文化真可怕么,你看看她手下的人就知道她起名的水平了,荣嬷嬷还是听府里的教书先生说过一次什么荣华啥贵的就求了主子给个名字,在她没当嬷嬷之前,有个名字叫二鸟,穷人家孩子都取贱名好养活。

其他的人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因为刘贵妾刚来府里是烧火丫鬟,府里最熟悉的是厨房,厨房里当然最熟悉的就是菜了,所以你瞅瞅这名起的芋头、豆类、瓜类和枸杞,她屋里的大丫鬟就叫香菇、香菜、银耳、木耳,所以清漪给她们定位为四大吃货。

笑死人了,感情今天也不知道吹什么风,这八个全来了,看来今天自己的任务很艰巨啊,要是能一窝端了这八个,刘贵妾别说是折翅了,干脆就是翅膀和脚丫子都给她断了。

那女人在府里经营几十年,这几个人可是帮着她坏事干尽了,还阴损的不得了什么坏招都能想出来,当然全是一堆下三滥的招数,把一个好好的书香门第搞得乌烟瘴气,稍微有点姿色的都想往主子床上爬,奴才比主子都贪财暴力,就是因为刘贵妾做得好榜样,把老祖宗气的去佛堂清修,基本不再管这些破事。

这人与人差距也太大了,怪不得有句古语叫做“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嘭”伴随着那些嚣张无比的声音小院的门应声而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开路进来,颇有一番攻城夺地的气势,脚都还没迈进们,大嗓门就开始嚷嚷了。

清漪眼睛一眯看向这些狗奴才,丫的真拿自己泥人捏的没有脾气呢?今天就要让她们让你知道尊卑上下,以后见着自己都绕着走躲着走,今天不给丫看看什么叫厉害角色,自己就白活了,清漪眼里的锋芒随着恶奴们走进一闪而逝。

“哎呦喂呦,这不是我们扫把星吗?这日子过的不错嘛,活着不说,也不用刷恭桶,扫院子了,到在这躺着晒太阳了,你这丧门星的小贱人你配有这待遇么?赶紧给老娘滚起来,给老娘锤锤腿,在泡点茶过来听到没有?”

这嘟嘟囔囔及其恶劣的言论就从为首的一个穿着棕灰色绸缎上衣,蓝色的裙子头上戴着两根金钗,手上手腕上带着明晃晃的金饰品,虽长相普通但确满脸凶相的荣嬷嬷嘴里发出来。

而随后进来的其他嬷嬷和丫鬟也都打扮的花枝招展,婆子们长的都差不多,没有太出挑的,也就是丫鬟们长相还好一些,最多只能算是清秀,属于中下之资而已,可惜就是这样还觉得自己是天仙一样,鼻孔恨不得长在脑门上得样子,用清漪的话说就是看一眼都倒足胃口。

可是这些人毫不自知好像是来参加什么宴会来了似的,可不就是这回事么?她们就是因为出来的不多,能来护国寺上香的也有很多大家族,没准就有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遇呢,这个机会当然不能错过。

而那些嬷嬷则是显示自己受宠,准备把其他家的婆子们给比下去,要不是说古语讲“什么人养什么狗”么,也就是说看到一条狗就是到她的主人什么样了。

这些人都把平时最好的衣服首饰都带出来显示,展现最好的一面,清漪还不太了解古代,毕竟这里的大家闺秀虽然不至于一辈子不出门见人,也不像其他朝代出来捂得严严实实,看见小脸、小手了都得嫁人,但也不至于天天抛头露面,会让人说嘴的,要是名声坏了就说不上好的亲事了。

这九个恶奴自从进来院子里,嘴巴就没闲着,一直唧唧歪歪的叫嚷着,一时间凸显纷乱不堪。

清漪突然觉得刚才还宁静的梧桐小院,随着这些人的进入一下子好像到了菜市场一样呱噪无比,并且听到这些声音,清漪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清漪的心突然就心疼了起来,以前的清漪遭了多少罪,承受了她们多少虐待啊,导致现在听到声音就颤抖不已。

那从骨子里散发着一种恐惧,这么小的孩子就是被她们虐待致死的,这要是在现代可是要蹲监狱的,可是在这中国历史上都找不到的古代里的侯门望族,高门富户里却真的一点也不稀奇,并且可以说是层出不穷。

人心是善良的,人心也是邪恶的,要不说人家佛家都讲起心动念是否纯净么?在这一瞬间清漪突然感受到有一种责任,就是在这个不知名的古代好好地努力地活下去,至于这里的人犯了错误试情节而定最多可以饶恕1--2次,如果再不悔改那可就是“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了”既然她自己都不想活了,那必须成全她,否则那可就是瞎善良助纣为虐了。

清漪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喜欢吃亏的主,虽然对这里主仆尊卑和动不动就下跪,随便一个小问题就可以要人性命还有点不太习惯,但是清漪这几天也想通了,既然来到这里就得遵守这里的游戏规则,如果不习惯这里可不是游戏里的淘汰而是性命。

对于清漪以前来讲,不论什么困难挫折都可以闯过去,都不算是大事情,这也是上一世的清漪即使面对再多的苦难也不会自暴自弃的原因,但是自己的性命可就是底线了,一个人连命都没有了,还过什么过争什么争,纯属无稽之谈。

当然清漪也曾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要是有人放着好好的命不活而自杀的话,并且在这一世也没做过什么功德善事、上几辈子也没积攒一点福报的话,那等待你的将是在地府里每七个小时死一次,罚你死个百年千年的,你不是自己愿意死吗,让你一次性死个够,之后在堕入畜生道不可能为人身了,那时候可不是“死了死了、一了百了”了。

曾经的金钱、权利、爱情等所有的一切都是过往云烟,想要在拥有也是不可能了,所以在地府里最金贵的可就是人身了,每当有众生受尽苦难转世投胎为人时,在转生池喝过孟婆汤伴随着地府的燃放的烟花来到人间。

所以活着就是最大的福气,好好地活着比什么都强。

清漪看着一步步走近的恶奴们,脑子里的想法飞快的转着,对付这些恶奴怎么说教都是无用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见一次打一次,见一次收拾一次,什么时候看见自己都哆嗦就达到效果了。

而此时在房间里的筱冬和筱春可是真的哆嗦了,听到荣嬷嬷和她的四大狗腿还有那四大吃货丫鬟的声音吓得脸都瞎白了,毕竟曾经受她们欺负的次数数都数不过来,筱冬还好点,毕竟平时她就比较稳重,就算紧张也表现的不明显。

筱春可就不行了颤着声音问还算镇定的筱冬:“咱们真的要按小姐说的做么?我怎么有点害怕呢?要是不成咋办啊?那些嬷嬷还不把咱俩给打死了?要不要劝劝小姐咱们还是忍忍吧,你看小姐现在身体这么差只能走几步路,真出了问题跑都跑不了?”

听着筱春吓得语无伦次的话突然间想起主子威严的脸,虽然自己也觉得主子自从这次醒来变话也太大了些,大到她最近都有些不认识了,但是又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了,但是有一点是没有错的,就是主子越强奴婢们的日子就越是好过了,跟着有出息的主子,自己将来也会好的,想想主子的变化也可能就是爹爹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想到这些看到筱春那没有出息的样子直接喝道:“筱春你想被主子送走吗?主子今天的话白说了,你就这么愿意白白受她们欺负好几年,以后还继续受着?欺负我们倒还可以,我们就是奴婢,被主家打骂也不算什么新鲜事,但是你看看咱们主子,那可是嫡出的大小姐啊就让她们这么作践,浑身伤痕累累不说,这次摔下马车还差点连命都没有了,养了这么久才有点力气下床,好不容易大小姐坚强起来了,想要收拾她们这帮老刁奴,你不想和她们拼命不说,偏偏还在这里扯主子的后腿,我都替你脸红,行了既然你害怕你就在屋子里面躲着吧,我今天就是拼了这条命去也不能再让她们欺负主子了,你自己想干嘛随便吧,回头要是还有条命在我就回了主子让你回府去,你就不用跟在这里受苦了。”

筱春一听这话想起曾经主仆几人受欺负的经历,害怕的情绪早就被熊熊怒火所取代,立马就急了:“谁怕了,你以为就你能为主子拼命?告诉你我也可以,我只不过就是一时没转过弯来,现在咱们主子可和以前不一样了,我敢保证这次吃亏的一定是这帮老刁奴,哼主子说了以前她怎么欺负咱们,咱们就给她一点点得算清楚,刁奴们给我等着!”

筱冬看筱春被骂醒了也就没说什么,继续看着外面的情况,这可真是声势浩大啊,知道的是几个恶奴来看望受伤的主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家太太来了呢,一脚踹开门不说,什么肮脏的话都敢往外骂,还当这里是伊府的妾太太院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