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2.第452章 第452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黄昏,夕阳满天,云染红霞。将整个‘凝雪宫’朝恩殿都染上了一层血色朱红。

清漪身着玄色长袍,久立殿前,凝望天边朱血,藏于袖中的素手紧握成拳,冷风吹拂,青丝垂落腰际,面上轻纱飘起,双眸微眯,转而向宫门望去,只见一抹褐色身影匆匆而至。

太后身边的太监赵传低首跑来,一见清漪便跪于殿前,恭敬道:“奴才参见德妃娘娘,太后有旨,请德妃娘娘立刻前往‘坤宁宫’议事”

清漪的秀眉一动,却未问原由,而后回寝室换了件衣裳,唤了一个名为青容的宫女为自己稍做打扮,而后便上了车撵,向‘坤宁宫’缓缓驶去。

车轮在青石小道上碾过,偶尔在鹅软石铺设的花园走道之上颠簸两下,坐于车内,被白纱遮住身形的清漪轻拧娥黛,发鬓之上的琉璃玉坠轻声作响,耳边的珍珠悬晃。

少顷,清漪轻声道:“赵公公不是说太急昭么?怎么车撵行得如此之慢?”,说罢,脸色顿显倦意,太后召见?怕是赵公公为其主而摆下的棋局,抿唇,微微瞌上双眸,若当真是如此,她道是乐意奉陪上官婉儿来演这出戏。

赵公公面容一僵,尖锐的声音顿时更显低沉,道:“回德妃娘娘的话,其他几位娘娘还未到,故而可慢行”

“是吗?”清漪一笑,那声音隐含着点点不可察觉但却又能轻易感受的疲倦,素手轻扰帘纱,望着一眼御花园逐渐开放的百花,忽而叫停,在赵传惊诧疑惑之际,却道:“柳枝清秀宜人,麻烦赵公公去帮本宫折一枝来”

赵传拧起眉宇,双眸扫了一眼清漪凝望湖边柳树的神色,踌躇之下只是恭敬道:“娘娘,奴才怕太后久等。”

“久等?”清漪秀眉一挑,冷笑着回转目光望向赵传,“赵公公刚才不是说其他几位娘娘还未到吗?此刻又何来的久等?”

赵公公脸色顿变,他深知眼前这个主子是何等人物,在初遇之时的‘玉簪’之事后,他便更为小心,惟恐露了马脚,但却没有想到她竟比自己想象中的更难对付。//:思绪半晌,赵公公点首领了清漪的旨意,小跑到湖畔,折下了一条青柳,匆匆而来,双手奉给清漪。

清漪望了他一眼,伸手接过,拈在手中笑道:“可以出发了”,赵公公点首,伸手一挥,示意车撵前进。

清漪望着手中的柳枝,心头渐渐泛起了蚀骨之寒,玉指轻抚着那碧翠如玉的修长柳叶,清澈的双眸显露不舍的神情,但随即被闭上双眸,嘴角扯笑,人才,若不能为己所用,便成祸害。

蓦地睁开双眸,隔着轻纱扫了一眼赵传那精瘦的身影,狠决之中又露出了少许惋惜之色

待清漪到达‘坤宁宫’之时,大殿前已经聚集了不少宫妃,清漪眸光一扫,大略估计了一下,这个皇宫之中的嫔妃大多数都已到齐,而皇后与其他排得上地位的工妃早以入座,纷纷讨论着什么。

赵传走到大殿前,立于左侧,尖声唱道:“德妃娘娘到——”

一时间,大殿之内顿时安静,众人纷纷列队,出却四妃以上的嫔妃,包括欧阳红玉都跪地请安:“贱妾参见德妃娘娘,愿祝娘娘万福金安”

清漪轻笑,手执柳枝走向大殿,穿过众人来到欧阳红玉身前,低首将其扶起,笑道:“姐姐可是皇上心头上的人物,如今若是因给妹妹请安而有个三病两痛,磕磕碰碰,那皇上岂不要责怪萧童了?”

说着,轻笑起来,那手中的柳枝塞到欧阳红玉手中,又道:“这是赵公公送给妹妹的,说是民间风俗中,柳枝能去鬼邪,姐姐身体久治不愈,也算是去去晦气”

此言一出,大殿之上的众人皆是一愣,而欧阳红玉与之上官婉儿的脸色更是以难看来形容,然,站立在大殿之外的赵传更是错愕震惊,稍许,只听皇后半是嫉妒半是严肃的道:“想来皇上的临幸道是比不上德妃妹妹的柳枝有用,哼”

此刻,大殿之上均是抽气声,众妃个个低首不敢言语,而太后的脸色也顿时凝重,欧阳红玉更是不知该如何圆场,但却不想清漪竟是恍然的回首望向皇后,口气无辜而纯真:“皇后是这么评价皇上的么?”

一时间,原本低首不敢言语的人竟全都掩唇低笑起来,竟连站在一旁的李公公也不禁撇唇,大殿之上的气氛瞬间急转,皇后脸色亦红亦白,那神色好似恨不得上前给清漪一巴掌一般。

但清漪那双眼眸却清澈无比,似如纯真孩童一般,让众人不得不将眸全部转向皇后,而后还是太后厉声道:“皇后,你身为国母,言语竟如此不知轻重”

众人一惊,而皇后的脸色也是更为难看,欧阳红玉忙上前打圆场,道:“太后息怒,今日我等前来‘坤宁宫’乃是有要是商量,因而还请各位娘娘少安毋躁”

不愧为御昊轩最得心的嫔妃,清漪敛下眼睫,随即转向太后,略带撒娇的扯住太后的朝服,低声道:“充容姐姐说的是,看来是萧童让皇后娘娘误会什么了,都怪萧童一时心直口快”

太后感受到了清漪的忐忑,心头的怒气也有所平息,持佛珠的手覆上清漪冰凉的素手,安慰道:“此事与雪儿无关,道是皇后失了庄仪”,说罢,瞥了一眼面色极为难看的皇后,眼中甚是不满。

欧阳红玉不再言语,上官婉儿的脸色也略论暗淡,在心头大骂起萧童这个妖精装模做样的本事,但却又无法揭穿,一时之间只能紧咬贝齿,愤愤然的轻扯丝帕。

众人进入内殿之后,太后也不拐弯抹角,三言两语将此次召见众人的目的言明,原来今夜皇上要在‘金銮殿’大宴群臣,为冷萧国国主接风,冷萧国是以‘美人’、‘歌舞’久居十六国之首,据说冷萧国境内,凡是女子便一定能歌善舞,且个个美貌倾城。

而冷国主此次前来,也带着十二名美艳舞姬与歌姬,更将冷萧国年满十六岁的小郡主倾城来至怀月,打算在宴会之上献给皇上。

听闻这个消息,众妃个个神色黯然,惟独清漪神色如故,因为清漪深知这三十几位嫔妃之中,有大部分入宫半载依旧未能得幸侍寝,如今又有小郡主嫁进皇宫,如何能不黯然?

‘坤宁宫’离去之时,天色已暗,众妃各自回殿打扮,清漪与上官婉、欧阳红玉同行,路途之中也只是相互言语两句,并未谈起今日的不快,三人各怀心思,而后在御花园处分道回宫

清漪回到‘凝雪宫’之时,皇后已经将今日晚宴的朝服、首饰等赏赐分配了下去,而身为帝都第一才女,位居四妃的萧童也分得了不少宝贝,并且在清漪在未来得及一一笑纳之时,太后的赏赐也接踵而来。

看了这些赏赐,清漪心头也明白太后今日要她在宴会之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毕竟这冷萧国的小郡主倾城在传闻之中可无所不能,更是美貌无双,太后担心怀月今夜会献丑。

嘴角抿笑,清漪看着赵公公送来的数样珠宝与乐器,伸手拿起一柄玉如意看了看,状似无心的笑道:“美人如玉,只是可惜这玉再美终究不如人”,说着,毫不爱惜的扔进了托盘里,转身望向那几架古筝与琵琶。

赵传心神一抖,就连身体也轻颤了一下,他紧抿乌唇,低首不语,心头像是有时间东西就被要挖出一般,他稍稍抬首瞥了一眼清漪,但却发现她专注于乐器,心下不免一松。

这个女人,貌似纯真,但却能感受到那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独霸之气与冷冽,但若说她心机叵测的话,她那双眸子却又异常的清澈,如同丝毫不染杂质的溪水,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

其实在‘玉簪’之事发生后,他便多次想下手试探这个与传说中差异甚大的德妃,但是却次次不得手,反而三番五次被陷害利用,就如同这次‘折柳’之事,其实他如此慢行只为试探她是否如常人那般肤浅急噪,但却不想自己竟被反将一军。

想到此处,赵传藏于袖中的大手渐渐握成拳头,暗运内功,移步试探,但却没有想到在接近清漪之时没有发现她身上的任何内力与杀气,只有一抹淡然的暗香似有似无,隐隐约约,如同她这个人一般另人难以琢磨。

浓眉一拧,紧握的拳头渐渐松开,只见清漪似察觉了什么一般,回首望向他,赵传一惊,刚想找借口敷衍,却见清漪竟拿出丝帕在他额头上擦拭了两下,轻若浮尘的声音另人听得不真切:“怎么出了这么汗”

亲昵的动作让赵传顿时僵住,他双眼睁大的望着眼前这个轻掩面纱的白衣女子,错愕的说不出话,然,却见清漪眸光清澈的凝视着他的双眼,忽而道:“赵公公仪情于贤妃,是么?”

一句话,似同五雷轰顶,震得赵公公几乎站不稳,但此刻清漪却轻笑起来,那笑轻若无声却冷清如霜,犀利似箭,温柔的声音风悠然恬静,但在他耳中却如同鬼魅,在他的心头肆虐

清漪望着赵公公的神色,心头对当初的疑惑已有八分肯定,敛下笑意,伸手拿起了几颗太后赏赐的珍珠,眉眼之间却是一片淡然,好似刚才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样。//*

“麻烦公公走一趟了,太后赏赐本宫,本宫自然是谢恩接受,不过”清漪微微眯起双眸,将手中的珍珠握在掌中,随后递至赵公公面前,笑道:“这颗珍珠一看便知是极品,你就带我送给贤妃姐姐吧”

赵公公被清漪揭穿心事,心魂未定,迟迟不愿接下那颗珍珠,于是低首想借口推脱,却又想起方才自己已有把柄掌握在清漪的手中,一时恼然懊悔不已,只要伸手接过,道:“奴才遵命”

清漪轻笑,眼中闪烁着另人看不懂的光芒,只见赵公公的手伸上前,而清漪的手中的珍珠顿时化作白色粉末从指缝中细细落下,如同沙漏一般。

赵公公愕然,却听清漪道:“这个给贤妃姐姐补补身子吧,据说珍珠粉可以安神呢”,说着,嘴角扯起一抹冷然的轻笑,眸光流转,望着剩下的那几颗珍珠,道:“还有两颗,可不好分哪”

赵公公的从‘凝雪宫’出来之时,几乎可以说是惊魂不定,他匆匆奔回‘坤宁宫’,未在途中做丝毫停留,心头的那阵恍然与惊恐另他几乎无法思考,而手中进捏的珍珠粉也在路上洒落了大半

晚宴将至,清漪沐浴更衣,只着一件薄纱抹胸坐在镜前梳妆,摘除面纱之后的自己,那张白皙而脂粉未施的面容更显娇嫩,却也狰狞,冰凉的指尖抚过那早已愈合的斜长伤口,心猛的被拧了一下。

一张绝色的面容上被划了一道这样的伤疤,是何等的残忍,古代女子最讲究其容貌与才情,而萧童原本该是双全的女子,如今竟落得毁容自杀的下场,而身为寄居宿主的她,却至今还未找到这伤疤的来源。

轻声叹息,素手执起案前的毛笔,轻撒娥黛,望着镜中那素洁如雪莲的女子,清澈的眸光中闪烁着一点湿意,眉宇之间的那抹不知为何而生长的花愈发妖艳,且依旧带着点点刺痛。

清漪拧眉,也不在去管它,拿起一片朱丹在粉唇上轻抿,点上朱砂,在眉宇间细细描绘,而后才重新掩上面纱,传其他几名宫女前来更上朝服,整理云鬓,杂指甲上涂抹上了粉色精油

半柱香后,清漪扫视了一下大殿内的各种乐器,却一样未取,而是将数日之前,三王爷御昊风留在寝室之中的那支竹笛取来,素手轻抚着那细细雕刻的纹路,而后藏在袖中.

竹叶笙萧,今夜,又将是一番势不可免的较量

吉时到,清漪上了车撵,但却见萧童风尘仆仆的赶回,一身疲累,清漪忙下车撵,询问调查情况,却见萧童一脸憨笑,轻拍着身上的包袱,道:“果然不出小姐所料,奴婢这趟出宫十分顺利,也照小姐的意思一一行事了”

清漪点首,她相信萧童有这份天赋,但却叹息道:“萧童,你回来迟了,否则道是可以跟我一起去参加冷萧国主接风的宴席”,对付那些虾兵蟹将,若有萧童相助,会更轻松一些。

萧童一听,忙欣喜道:“奴婢马上就去清晰换衣裳,这一路行来,奴婢在外听到许多关于冷倾城小郡主的传闻,奴婢可真想开开眼界,是什么样的郡主能被喻为十六国的绝色天仙”

清漪的秀眉轻动,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却未再说什么,而是点首,在宫女的掺扶下上了车撵,缓缓向‘金銮殿’驶去,但脑海中却始终浮现着萧童的那句话:‘是什么样的郡主能被喻为十六国的绝色天仙’

十六国的绝色天仙?清漪略带沉思的凝望着天空中那轮异常皎洁的清漪,手指静静的敲着红木,陷入了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