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第122章 第123 冥王之环3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在自己的手上狠掐了一把,“哎哟,真疼”韩清漪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了。于是她好好的把戒指收藏起来,可是她现在心里又特别纠结,很想知道北冥墨到底有没有受到那个妖精的蛊惑。唉,想到这里,她觉得很是揪心啊。

忽的一阵怪风吹过,她打了个冷战,什么情况,越想她越觉得诡异。干脆还是早点回屋研究研究这个宝贝比较重要好。这下子走在路上的感觉和之前走在路上的感觉她是觉得完全不一样了,姐居然也有捡到宝贝的时候。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甄府

银临把一切准备妥当后,神色泰然的进入甄染霜的闺房,“小姐,奴婢已经一切准备妥当了。还请您移驾。”

甄染霜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脸色苍白的自己,淡淡地叹了口气:“知道了,临儿,你来帮我梳妆。”

银临走到她的身边,看着神色恹恹的小姐,不禁说道,“小姐,您又是何必呢?那么多男子都喜欢您,何必非要喜欢那冰山一样的北冥公子呢?

甄染霜长长地叹了口气,望着窗外的海棠,眼睑深深的下垂,“临儿,你不懂。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也许就是因为他不喜欢我,对我那般冷淡。我却偏偏不能把他不能忘怀。“

银临心疼的看着自家小姐,既然小姐喜欢她也不好说什么,虽然小姐脾气不是很好对其他的下人不好,但是小姐对她却是很好的。

正在银临和甄染霜说着话的时候,外面一个小丫头前来禀报:“启禀小姐。一切已经准备妥当。马夫正在门口等着您。“

银临看着那小丫头,“知道了,你下去吧。”

银临为她梳了一个灵蛇发髻,双颊浅浅地点了胭脂,双唇不点而红。甄染霜觉得果然还是临儿的手巧,不管怎么样,总是能按照她的想法进行打扮。

“走吧,临儿。”甄染霜收拾好后呼奴唤婢的坐上了去云顶山的马车。

因着她是未婚女子,带的又是女眷,所以只是带着丫鬟却不成带着护院。

“斐儿,准备好了吗?”闫博意志满满地看着郭斐儿,想来这次不会失手了,甄染霜,甄染霜,你不是傲娇的很嘛。等我把你收入本公子房中你就知道厉害了。

郭斐儿神色痛苦的看着表哥,其实不管怎么样,她也没有想过要害染霜,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只要甄染霜不进门,不借助外家的势力,表哥的生意会越来越下滑的,尤其是北冥墨还那么针对表哥。

她酸楚的一笑,痴迷的看着表哥,”表哥,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走吧。”闫博今天可是生打扮了一番,英姿飒爽,颇有一股男子气概。

郭斐儿只是在心里安慰自己,只要自己帮助表哥把她迎娶进来就好了,她就可以永远的呆在表哥身边了。

“大哥,这临县的生意咱们怎么也接呀。”老三对刀哥说道。

“老三,这次的买家是咱们县的,再说了动手地可是两县的交界。再说了咱们只是配合那什么公子,又不是真刀真枪的,这个买卖值得。'刀哥最近好久没有接到大单子了,再说了这次男雇主和女雇主的要求还有点不一样,女的把要求毁容,男的吧要求点到即止,还真他么的难伺候。

”大哥,他们给了多少银子呀。“老二正是眼馋呢。

由于老二多嘴问了一句,刀哥这下有谱了,谁出的银子多,就听谁的。

老三惦着荷包,仔细掂了掂重量,头一摇一摆的,“大哥,看重量应该是那女雇主出的多呀。”

“知道了,兄弟们,到时候听我指挥。”

”知道了,大哥。“

早晨天大亮,院子里就好大一阵动静,韩清漪争着还没有睡醒的眼睛朦朦胧胧的问道:“怎么了,这是,外面怎么那么闹腾呢。”

花想容正生着闷气呢,”东家,您昨日可真大方,她们一下子可就要了十两银子,不是一两,也不是二两,也不是三两,是十两银子呀。“花想容板着手指头数,好多的银子就这么没了。现在家里所剩的银子基本已经没有了。

韩清漪听到这里跳了起来,“什么,她们居然要了十两银子,她们抢钱呢这是。哎呦喂,可是心疼死我了。'韩清漪悔得捶胸顿足,昨儿个她是心情不好压根没有注意那李春花说了什么。

不就办个宴席吗,最多一两银子就够了,这下居然被她们讹去了十两银子,韩清漪肺都要气疼了。

指不定这会,韩柳儿那个死丫头笑得正欢呢。

真是亏本的买卖呀,韩清漪痛心疾首看着花想容:“容儿,你怎么就给她了呢,给就给吧,给个一两意思一一下也就行了,你怎么给她十两银子呀。你怎么这么败家呀,哎哟,你气死我了。“

花想容无语了:“东家,昨儿个走的时候您有不说,她们就过来抢银子,非得要十两,我能怎么样,都是你答应了的。”

这么大的动静,小丫也被吵醒了,这丫头越来越人小鬼大了:”阿姐,我们的银子都要被你败光了。昨晚我还听见柳姐姐说要买新衣衫呢。“

韩清漪顿时一阵气闷,算了算了,给都给出去了也不能怎么样了。

忽的她地下头一看,明明昨晚放在床头上的戒指怎得又戴上了自己手上,嘿,这还真是奇了怪了,而且隐隐一阵发热,

韩清漪的心突然也开始砰砰跳起来。

该不会要北冥墨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吧,韩清漪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北冥墨。

想到这里,她怕一会出现什么怪异的情形吓着花想容她们,于是督促着她们快点起来,等她们走出房间后。果然戒指越来越烫了。

等她抬起头来,眼前果然不一样了,不再是她熟悉的房间,而是进入了一片山谷。

两边是幽幽的山林,树木很是茂盛,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她就这样站在路旁,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在不知道缘由的情况下她不敢轻举妄动,虽然这里虚境她知道别的人压根看不到她,可是她心里还是害怕,摸不准这到底是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