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五八章 老牌封号的反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如此巨大的能量波动,而且不是战斗形成的,只有一种可能……有绝顶的宝物出世!

强大程度,甚至超越了之前的帝绝丹!

“之前四次潮汐,可有过这种情况?”张悬问道。

一脸发呆,敖封摇了摇头。

潮汐海每次进入,都有宝物不假,但还从未有过哪件宝物,拥有如此威势!

“过去看看!”

众人齐刷刷飞了过去,时间不长来到跟前。

如此巨大的灵气波动,惊动了所有进入这里的封号神王和神王,都零散的站在灵气波动最猛烈的地方,满是兴奋的看向前方。

顺着他们的目光,张悬看了过去,是个巨大的莲叶,通体碧绿,宛如玉石,安静悬浮在眼前的虚空之中,散发出巨大的光明。

“好厉害的莲叶……不过,这东西的等级太高了,对我们的作用不大,要是能够得到,献给帝君,必然会得到极大的褒奖!”

“是啊,成为封号,甚至被收为亲传,都十分简单!”

“绝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众人一个个面露火热。

眼前这片莲叶,到底从何而来,又是何种逆天的生命,没人知晓,但其中蕴含的灵气之雄浑,力量之深厚,可以预见,只要炼化,即便是帝君,都绝对能够力量暴涨一大截。

“敖封神王!”

议论声中,众人看到了张悬等人,其中一个封号神王喊出声来。

“敖封?云螭天的那位神王?”

“除了他还会有谁……”

听到姓名,所有人眼中一阵火热,不少女性神王眼中满是星星,露出崇拜。

云螭天的龙族神王,同级别一向强大,再加上血脉高贵,使不少女子梦寐以求的道侣伙伴,也正因如此,龙族天生混乱,血脉散落的诸天到处都是,龙生九子,子子不同。

“落樱神王!白芷神王!流焱神王……”

这些人,敖封也认识,各自抱拳打招呼。

“嗯,敖封神王,也是被宝物出世的气息惊扰,专门过来的吧,不知,这两位是……”

一位老者疑惑的看向张悬和洛七七。

“这位是张悬神王和洛七七神王……”敖封刚想详细介绍,就见身边青年,露出了平淡的眼神,知道对方低调,不愿意泄露身份,停了下来,不再多说。

老者愣了一下,抱了抱拳:“见过张悬神王、七七神王,两位如此年轻,果然英雄年少……”

张悬斩杀百叶青红的事情,流传到了诸天,其他人也都听过,甚至都看过当时的影像。

得出结论,这位是可以斩杀封号,但依仗的是法宝的威力。

即便如此,在他们之中,绝对算得上最巅峰了,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客气了!”张悬回礼,也不说话。

见他举止略带傲慢之意,老者皱了皱眉,露出了一丝不悦。

看过影像,他知道自己,和百叶青红战斗,就算斩杀起来不如对方利索,但配合帝君新赏赐兵器的话,却不会慢上多少了……

也就是说,大家实力相仿,不依仗兵器,甚至自己更加高明一些……

装什么装?

其他几位围过来的封号,虽未说话,也同样摇了摇头。

年轻一辈,见到前辈,不主动问好,还真够狂妄的……

“流焱神王……”敖封刚想解释一下,就被对方打断:“好了,客气话,咱们就不用多说了,敖封神王既然来到这里,自然也是想得到这个莲叶!我们的想法也一样……既然如此,不如联手如何?”

“联手?”敖封皱眉。

“不错,我们这些老牌神王,四次潮汐海都活了下来,各自有各自的手段!实力不算帝君之下顶尖,却也不弱于别人!这次,受命帝君所托,进来寻找宝物,如果能将这枚莲叶带回去,必然能够得到更大的赏识……”

老者流焱神王道。

敖封点头。

眼前的莲叶,谁得到献给帝君,肯定会受到重视,毋庸置疑。

“不知……敖封神王听说过,我们烈阳天新晋的封号,郑阳?”解释完,他流焱神王看来。

“自然!”敖封点头。

“郑阳虽是我烈阳天新晋的神王,却目中无人,不将我们这些老牌封号放在眼里,和其他天的诸多新晋封号联合在一起,抢夺我们发现的无数宝贵资源……”

流焱神王越说越气,带着不悦。

“抢夺你们的资源?”

敖封愣住

“不错,我发现了一株闭阳草,对灼阳陛下有极佳效果,正打算过去取走,他就飞了过来,强行冲入遗迹,丝毫机会都没留给我们!”

一位封号神王来到跟前。

“我们也是,我花费心血,找到了一块元海石,一个自称是他师妹的人,冲了过来,直接夺走,丝毫情面都没顾忌!”

“我这边情况相差不大,身为年轻一辈,依仗实力,对老一辈封号,没有丝毫敬畏之意……实在太过嚣张!”

又有两位封号神王向前一步,一个个带着不悦。

他们跟随帝君多年,劳苦功高,结果帝君不收他们为学生,反倒收了一帮年轻人,心中说不嫉妒是假的。

但既然是帝君的决定,他们也不好多说……

可这群人,也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各种宝物,说拿走就拿走,一点机会都没给他们留下,如果就这样空手回去,帝君岂不更觉他们没用?

真要如此,即便这次潮汐海,没出现危险,回去的地方也岌岌可危,极有可能被对方轻松取代。

正因如此,看到这么强大的莲叶,他们才满是着急的聚集在一起。

“咱们这些老一辈封号,只有联合在一起,才能施展出更加强大的力量,一旦将这株莲叶得到手,交于帝君,就可以证明,我们不比那些年轻人差!”

流焱神王神色凝重道:“而一旦被他们捷足先登,咱们以后的日子,将会被其打压的再也抬不起头来,所谓的老牌封号尊严……荡然无存!敖封,你如何选择?”

“我……”没想到对方这个意思,敖封一呆,忍不住看向不远处的张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