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营地里的人骨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营地里透露出一股很诡异的氛围,虽然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个营地里已经很久没人待过了,但我还是觉得里边有不寻常之处。

然而……真正让我说的时候,我却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寻常。

艾米也有同样的感觉,她距离我最近,不足十步远,此时侧头压着嗓子对我说道:“我怎么觉得这里阴森森的?”

我皱了皱眉,的确有这种感觉,莫非是因为这片营地长期处在林子后……阳光不充足导致的?

当下我便掏出灵能探测器检查了一下,发现这里也没有光点分布,然后我又试着感应了一下附近的灵能密度,发现这里的密度要远比刚才的林子里减弱许多了,而这也正好和附近没有能量源的情况相符合了。

嗯,至少现在看来没什么异常。

当下我便第一个朝栅栏边缘靠了过去,接近的一瞬间,我便发现这个地方给人一种很阴冷的气息,而这种阴冷感其实也就是我们刚才所感受到的那股阴森森!

“是寒气!”

这话是我们几个人同时说出来的。

难怪探测器上没有显示呢,毕竟寒气在灵能探测器上是无法正常被检测到的。

而寒气其实是那个无名小姑娘所特有的气息,这个小姑娘和芊芊都曾在岛上被囚禁过,所以她的气息出现在岛上并不让我惊奇,真正让我惊奇的是为什么这些气息能一直留存到现在。

那岂不是说……这里还存有那个无名小姑娘的意识残留体或者说是更加实体化的能量源?

我把这个想法和其他人说了一遍,陆明便提醒我说这种寒气虽然不是我们这次的目标,但说不定和其他的能量能有关联,我们最好还是弄明白比较好。

“你们不用慌。”哥猜应该是看穿了我的担忧,他说道:“寒气也是由蛊虫病毒滋生出的众多能量的一种而已,出现在这里一点都不奇怪,应该是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个小女孩儿的一部分意识残留体在附近。”

我点了点头,要知道这无名小女孩儿的意识残留体我已经前后见过三个了,不过无论是哪一个,似乎都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和人进行沟通的。尤其是最后在东口省见到的那个,几乎已经快逼近真人了。

而此地的意识残留体所储存的记忆时间线必然是在岛上,那么……我如果能找到的话,会不会能从这小女孩儿的意识残留体中得到一些新的信息?

我立马把这一想法和哥猜说了一遍,不过哥猜却让我不要抱太大希望,因为这个岛早就已经不是我们做主了,既然这岛上现在的主人能让这些意识残留体存在,就表明这小女孩儿的意识残留体不会知道的太多,否则他们是不可能放任的。

不过话说如此,我们还是抱着寻找那小女孩儿的目标进入了栅栏之内。

真是时过境迁……这栅栏里的破败更加让我有种触景生情的感觉,我们检查了一圈之后,已经可以确定这里在我们离开之后肯定是没人居住过的,因为我甚至还看到了不少之前残留下来的破损工具丢在原地呢。如果后来有人来住过,哪怕只是一小段时间恐怕也不会保留的这么原封不动。

然而虽然可以肯定没有人在此地长期居住,但却不能断定没有人来过这里。

相反,由于附近有寒气的出没,那就必然说明是有人也来过这里,并且有意把那无名小女孩儿的意识残留体也带到了这里。

等等……

我好像发现自己刚才疏忽了什么!

哥猜已经说过了,既然这岛上的“主人”允许这个意识残留体出现在附近,就说明是他们故意这样安排的,而这里又没有人居住,所以……这个意识残留体莫非是为了干扰外来者行动才设立的?

毕竟也只有我们这些经历过寒气的人才能第一时间辨认出这种能量和灵能的不同,这要是换成一般的人,肯定不会想到这里隐匿着一个可以散发寒气的能量源!也就是那无名小女孩儿的意识残留体!

我才想到这儿,就听到哥猜大喊了一声“小心!”

哥猜喊话的同时,还伸手朝后撒了一把粉末,这种粉末我以前见过,是用来稀释能量的,虽然效用时间很短暂,但是却可以在危急时刻大幅度减轻正面冲来的能量。

接着我便感觉自己身后的寒气强度骤然增加,而那些粉末也正是朝着我身后飞去的。

我急忙回转身子一看,赫然看到一个若隐若现的小女孩儿身影正在朝我急速冲来,的确就是那个无名小女孩儿!

虽然粉末阻挡了一部分寒气,但还是让我感觉一阵扑鼻的寒冷,同时我也觉得自己内心的所有正面情绪似乎都一瞬间蒸发了一样,如果不是我对这种寒气有所了解,我甚至都要跪下来哭泣了。

我急忙低头避过那小女孩儿虚影的锋芒,这小女孩儿从我头顶掠过,直奔着距离我最近的艾米又冲了过去。

艾米虽然及时做出了闪避,但还是被寒气的侧翼气息蹭到了,她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我看到她的右臂似乎被寒气伤到了。

陆明和哥猜此时都退到了远处,哥猜放出了几只蛊虫试图用来分散那小女孩儿虚影的注意力,但是却没有什么效果。

陆明那一头则用灵能枪强行让那小女孩儿改变了冲锋的路线,我这才得以有时间调整好身形,右手将能量聚拢起来,瞅准那小女孩儿短暂停顿的地方,狠狠将一道灵能波朝她身上扫了过去。

那小女孩儿的虚影被我一击命中,我听到她发出了一声空洞的哀鸣声,这哀鸣被附近的回音无限放大,让我十分担忧我们的行踪是否会就此暴露。

不过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这小女孩儿的虚影在哀嚎之后已经第二次朝我们扑了过来,而且她似乎还知道挑软柿子捏,现在是直奔着刚才受过伤的艾米而去的。

哥猜再度用粉末阻拦了一下,我则赶在那虚影冲到艾米身前时提前做出预判,把艾米一把推开。

那虚影居然真的被晃到了,一头扎到地上,飞溅出来一连串的白色雾气,我立马又是一道能量打了上去,配合上陆明的能量枪,暂时将这虚影打在原地没法动弹了。

接着就听哥猜喊道:“别急!让我来!”

哥猜打着手势示意我们散开,我看到他利用蛊咒将刚刚丢出来的几只蛊虫全部调到了那小女孩儿的虚影身边,然后这些蛊虫又缓缓落在了她的身上。

我虽然不知道哥猜在干嘛,但感觉他的目的应该是想让这小女孩儿的虚影,也就是意识残留体暂时稳定、冷静下来,看来他虽然嘴上说希望不大,但其实也是试图从这小女孩儿的意识残留体里问出些事情来。

那些蛊虫落到虚影上之后,我便看到它们的身上开始朝外发散出大量的戾气,戾气和寒气混杂在一起,让那虚影的整体颜色都变了。

哥猜嘴里的蛊咒还在持续当中,感觉他这蛊咒应该就是让那些蛊虫在持续释放戾气的意思。

就这样坚持了足有十多分钟,我便发现那小女孩儿的虚影不再挣扎抖动了,同时哥猜冲我使了个眼色,我便知道时机成熟了。

我立马上前走到那小女孩儿虚影的对面说道:“你好,你还记得我吗?”

然而我这话一说出口就觉得自己有点犯傻了,因为这只是一个留存在岛上的意识残留体,和我以前遇到的另外三个小女孩儿的意识残留体相比较的话,其实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个体。

别说意识残留体不具备后天的记忆能力,就算是有,这一部分的意识残留体也是从来没有和我接触过的。

当下我便立马改口说道:“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次那虚影果然有了反应,然而却并不是回答我的问题,而只是冲我恶狠狠地说了一句“坏人”。

……

还是我所熟悉的音调,和月尘、芊芊的口音十分相似,都充满了极大的怨念。

说话的同时,她的身上又发散出一股寒气,不过这些寒气很快就被那些她身上的蛊虫戾气所稀释掉了。

“肖辰,这个意识残留体不够完整。”哥猜在我身后说道:“应该只保留了她最原始的愤怒,根本没有交流的可能,如果她还保有正常记忆的话,现在早就开始和你正常交流了。”

“那怎么办?”我问道。

“你后退……”哥猜一边说话,一边便走到了我和那小女孩儿的意识残留体之间,接着就见哥猜一抬手,又是一把粉末对着那虚影身上落下。

这次的粉末数量要比刚才拦截的时候多了不少,粉末落上去的同时,我便听到这小女孩儿的虚影发出一声尖锐的吼叫,同时哥猜又让陆明对着虚影继续用灵能枪攻击了几下,这小女孩儿的虚影便在我眼前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

这也算是我亲眼见证了哥猜用“专业手法”来对付意识残留体的全过程,虽然过程繁琐一些,但却要明显比我之前只用能量抵御要有效的多,而且也彻底的多,至少这意识残留体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彻底灰飞烟灭了。

等等……

并没有完全消失!

因为随着青烟的散去,我看到地上出现了很多的粉末!

没错,就是那些我在南麓山和刚刚的那些灵能传播器里所见到的那种粉末!

这倒是让我们有些意外,因为就连哥猜都一度认为这种粉末只有在普通的蛊物死亡后才会出现,可是现在范围居然已经扩散到这种能量生物上了。

哥猜担心地看着我说道:“恐怕潜伏期的到来要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你最好祈祷我们在这岛上能找到延缓潜伏期的办法吧。”

哥猜这话说的……就好像我马上要死了一样,让我有点不舒服。

不过现在担心这些也是没用的,只会浪费我们的时间,我叫哥猜暂时别去管这些,而是进一步验证了一下这粉末是否和我们之前见过的一样

结果不出所料,的确是同一种粉末,质地特殊,而且也很难被普通的风吹散。

……

随着刚才那小女孩儿的意识残留体被我们打散,这里的寒气浓度也迅速降低,最终我们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寒气了。

“应该只有这一个。”哥猜松了口气说道:“我们赶快在这里找找看!如果说刚才那个意识残留体是被人有意留在这里的,那就说明附近肯定有这个意识残留体的相应载体!”

哥猜这话提醒了我,就如同月灵当时的情况一样,每一个意识残留体都是寄存于一个载体之上的,而且这个载体必然是这个小女孩儿生前经常使用的东西。

我们一行人开始在这栅栏营地里迅速搜索起来,由于这里的大部分东西都是我以前见过的,很多甚至都原封不动,所以但凡出现一个后来的新物体,还是很显眼的。

正因为这个原因,我很快就在这栅栏营地里找到了一个可疑的另类东西,这是一个类似于缅甸蛊师经常拿的木盒子,不过体积要稍大一些。

这盒子虽然摆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但还是被我第一时间发现了。

我不敢擅自打开盒子,便把哥猜叫来,经过他的检查之后,这才将盒子缓缓揭开……

里面是一根骨头。

准确来讲的话,是一根人骨。

“八成是那小女孩儿的骨头……”哥猜有些生气地说道:“这些人也真够绝的。”

我虽然也感到很愤怒,但却谈不上意外,因为类似的情况我以前是见到过的,就连芊芊都有过这样的悲惨经历。

“我们得小心点了。”哥猜说道:“这岛上肯定还分布了不少类似的人骨,我们一旦再感觉到附近有寒气出没,就得第一时间警觉起来。”

这栅栏营地的事情也算是暂时处理完了,虽然进展不到,但也算是小有收获。

不过我们依然没有发现真正的活人活动迹象。